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三百七十二章 剑仙在后

第三百七十二章 剑仙在后

  readx(); 正月十五,元宵节。rrtxt/read/112480.html

  老龙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大街小巷游人如织。五大姓氏按照习俗,各自打造了一条灯火长龙,架抬游街,若是从云海俯瞰这座宝瓶洲最富饶的城池,就会发现有五条火龙在固定路线上游曳。

  陈平安让画卷四人带着裴钱出去赏灯,赵姓阴神暗中尾随,以防不测。

  他则和郑大风守着铺子,两人在柜台那边站着,一壶酒,两只薄如羽翼的白瓷小酒杯,几碟子佐酒小菜,喝酒吃菜闲聊。

  郑大风总有些古怪规矩,喝酒之前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杨柳枝条,插在灰尘药铺大门上边,还在门槛外边搁了一副碗筷。

  陈平安瞥了眼门槛那边,问道:“是敬神礼佛,还是款待路过的孤魂野鬼?”

  郑大风笑道:“老头子传下来的东西而已,具体怎么个说法,老头子从来不解释,我们当徒弟的,只能依葫芦画瓢,照做就是。这老龙城里边,可没有什么妖魔鬼怪,这么多练气士待着,聚在一起,阳气太盛,就算有小猫小狗三两只,药铺有老赵这尊阴神在,它们也不敢凑过来,鬼魅阴物,不提那些失了心窍的厉鬼,大多数比咱们人,可要懂规矩讲礼数多了。”

  陈平安点了点头,抿了一口酒,还是范家送来的桂花酿,突然说道:“我打算明天找范峻茂帮忙,去云海上边炼制第一件本命物。如果成了,就离开老龙城,往北走。虽说文圣老爷讲了,之后可以随便去哪里,没什么忌讳,不过我想了想,反正目前谈不上有什么大事必须要做,就仍然按照杨老前辈最早的说法,暂时不回龙泉郡,我大概要去宝瓶洲三四个个地方,估计花在赶路上的时间就要一年多,逛完后,差不多就刚好可以回去。”

  郑大风斜靠柜台,看着门外的小巷,随口问道:“有没有想过在龙泉郡开宗立派?”

  陈平安摇头道:“开宗立派有多麻烦,只看阮师傅的所作所为,大致就心里有数了,难。再者我哪来的资格开宗。”

  郑大风哧溜喝了口小酒,满脸陶醉,小半杯桂花酿而已,好似给他喝出了几大坛子美酒的醉醺意思,轻声笑道:“如果能够将龙泉郡西边大山一座座收回来,拥有十余座接连成片的山头,是有灵气底蕴来创立仙家门派的。只不过想要那些势力把到嘴里的肉吐出来,不太容易。之前大骊不过是为了结交拉拢这些山上仙家和王朝豪阀,给的价格才那么低,你如果不是阮邛的那层关系,恐怕连一座真珠山都买不到,更别提落魄山了。”

  陈平安对此深以为然。

  骊珠洞天虽然不以灵气鼎盛著称于世,可这是跟其余三十五座小洞天作对比,一般的金丹元婴地仙之流,能够单独拥有一座落魄山,结茅修行,开辟府邸,是梦寐以求的天大美事。

  陈平安嘴上说开宗立派难难难,可是内心深处,却是极其希望能够真有这么一天,就像他当初在飞鹰堡跟陆台闲聊,甚至早就想好了自家山头,该有哪些人和事。不然为何陈平安会想要跟太平山那位道家老天君,询问一套护山阵法需要多少神仙钱?听闻钟魁讲述老天君坐镇太平山,现出金身法相,手持明月镜,驾驭三剑,追杀背剑白猿在千万里之外,陈平安岂会不心神往之?

  那个已经跟灰尘药铺混熟的外乡老人,突然出现,笑眯眯跨过门槛,开门见山道:“陈平安,看样子,是快要离开老龙城啦?想要跟你商量个事。”

  陈平安站直身体,放下酒杯和筷子,微笑道:“老先生请说。”

  老人示意陈平安只管继续喝酒夹菜,走到柜台旁,直接用手指抓了几颗油炸花生,放入嘴中,沉吟片刻,说道:“可能有那么点强人所难,也有些冒犯,但是缘分一事,聚散不定如浮萍,今朝错过,可能就会此生错过,缩头伸头皆一刀,我还是直接说了,说完之后,陈小兄弟和大风兄弟,你们可别让老儿我以后吃不着这花生米糖藕片,反而天天吃饱闭门羹……”

  郑大风没好气道:“咱仨都是敞亮人,你说点痛快话行不行?”

  老人仰起头,丢了块藕片到嘴里嚼着,“隋右边虽然已经是纯粹武夫的小宗师,跻身了金身境,极其不容易,可在我看来,瓶颈太大,登顶极难,撑死了就是远游境,运气好,也就只是这八境武夫而已。”

  郑大风立即拆台道:“八境武夫而已?老头子,你有本事去大街上喊这话去,看看老龙城那些地仙修士作何感想?会不会气得一巴掌拍烂你的嘴?”

  老人是个脾气相当好的,丝毫不计较郑大风的顶撞,笑道:“这不是例外嘛,隋右边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走武道这条断头路……”

  郑大风一拍桌子,“说啥?!”

  老人赶紧弯腰拿了陈平安那只酒杯,倒满了一杯桂花酿,对郑大风举杯道:“说错话了,我自罚三杯,自罚三杯!”

  一口饮尽,就要去倒第二杯。

  陈平安笑眯眯伸手捂住酒壶口子,“老先生喝一杯罚酒就行了,咱们这么熟,不用如此见外。”

  老人悻悻然放下酒杯,抹了把嘴,惋惜道:“这酒是好,可惜就是味道淡了点,一两杯的,喝不出味儿来。”

  郑大风夹了块小葱拌豆腐,“荀老哥,有屁快放!”

  姓荀的老人继续道:“隋右边是极其稀少的先天剑胚,拥有剑仙之姿,这也就罢了,关键是她剑心精粹澄澈,以后以元婴剑修破开上五境瓶颈的可能性,会比较大,我不妨撂一句话在酒桌上,只要陈小兄弟愿意割爱,准许隋右边加入我们山门,百年,最多两甲子,我保证隋右边成为一位战力极高的元婴剑修,再拍胸脯保证之后百年内,肯定成为玉璞境修士。”

  陈平安微笑不语,递过筷子,还给老人倒了一杯酒。

  郑大风冷笑道:“荀老儿,你这是癞蛤蟆张嘴想要吞日月啊?不怕撑死自个儿?退一万步说,隋右边如今就已经是金身境武夫,你自己都说了,成为远游境武夫并不难,需要时间打磨体魄而已。你倒好,直接要隋右边舍了囊中之物的八境武夫不要,散尽一口纯粹真气,再花个一百年两百年的,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上五境剑修?”

  老人叫屈道:“我不是早说了嘛,是有那么点强人所难,可是隋右边如此出类拔萃的天赋资质,不转去修习剑道,我若是没看见也就罢了,瞧见了还要憋在肚子里,实在难受,此等暴殄天物之事,我忍不了!你们想啊,隋右边这么个俊俏小丫头,以后就算成了远游境武夫,也是以双拳与人打打杀杀,一拳打来一脚踹去,何等大煞风景,哪里比得上一位风姿卓绝的女子剑仙,白衣飘飘,飞剑斩敌千里外,来得风流?”

  郑大风嗤笑道:“说得轻巧,纯粹武夫境界越高,散气越是凶险,尤其是炼神三境,涉及到元神魂魄,一个不小心,隋右边别说是保住先天剑胚的剑仙资质,恐怕直接半条命就没了,荀老儿,你当自己是飞升境大修士,还是保底仙人境修为啊?何况陈平安凭啥要把隋右边这么个大美人,半个贴身婢女,双手奉上,给你这么个游手好闲的老色胚?!”

  老人正色道:“我辈风流非下流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大风兄弟,你可以羞辱老哥我,但是别连自己一并看轻了。”

  郑大风朝老人伸出大拇指,夹了一筷子菜,“老哥这句话说得坦荡,我挑不出半点瑕疵。”

  老人举杯畅饮一大口,然后抚须而笑,“我就知道,大风兄弟,你是我辈同道真名士,关键时刻说话就是硬气,占理,仗义!”

  陈平安捻了一颗花生米,慢慢咀嚼。

  老人也不敢催促。

  这件事情成与不成,只看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决定。

  陈平安思量之后,说道:“我只能说帮你问问看隋右边本人的意思。”

  这下子轮到老人大吃一惊,“陈平安,你还真答应啊?”

  自知失言,老人一脸讪笑。

  天底下再傻的人,都知道一位八境远游境武夫的分量和价值。

  这搁在宝瓶洲最顶尖的几大王朝,都是已经涉及到一国武运的超然存在。

  老人其实有一肚子好奇纳闷,不过仍是把话语压下,言多必失,以免好好一桩善缘,给自己画蛇添足给弄没了。

  老人离开小巷的时候,郑大风说是去透口气,陪着老人一起离开。

  到了巷子外大街上的老槐树那边,元宵赏灯,不分贵贱,灯火辉煌,亮如白昼。

  老人和郑大风站在树底下,问道:“怎的陈平安也不问问我真实身份,以及更重要的报酬?”

  郑大风想了想,“大概只有等到隋右边点头答应,他才会来问这些。”

  老人自嘲道:“如此看来,你我还是有些铜臭气,陈平安才是个讲究人。”

  郑大风弯着腰,看着熙熙攘攘的热闹街道,淡然道:“讲究人容易吃亏。”

  老人也收敛神色,眼神沉寂,幽幽深深,“去他娘的吃亏是福。”

  沉默片刻,姓荀的老人问道:“大风兄弟,何去何从?”

  郑大风说道:“废人一个了,就想要重操旧业,回去当个看门人。”

  老人问道:“要不要去我山头?神仙日子不敢说,酒肉美人是不缺的。相信你也知道我的脾气,会有事没事找你聊天打屁的。”

  郑大风摇头道:“不想欠你这个人情,也没这份心气去你山头狐假虎威了。”

  老人拍了拍郑大风肩膀,“想开点,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。”

  郑大风气笑道:“你一个上五境练气士还有脸混吃混喝的老家伙,然后跟我这这么个废人说想开点,你好意思啊?”

  老人感慨道:“不料我隐藏如此之深,还是给大风兄弟一眼看出了上五境神仙的高人风范,看来书上形容女子天生丽质难自弃,对我而言,也是适用的。”

  郑大风转头看着这个一本正经的老家伙,“你在师门修行这么多年,是不是经常有人想要跟你练练手?”

  老人摇头道:“不曾有过,年轻的时候,靠英俊潇洒,在师姐师妹之中极有人缘,一有麻烦,她们早就争着抢着帮我摆平了。中年以后,幡然醒悟,总觉得每天混迹花丛不太好,重新捡起修行一事,大道之上一日千里,故而宗门长辈无比器重呵护。老了以后,更是德高望重啊。”

  郑大风拍了拍老头的肩膀,“亏得荀老哥你不是在咱们家乡长大的,不然会有很多家伙教你做人。”

  老人笑了笑,不置可否,自言自语道:“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,隋右边若真是愿意投靠我们门下,那我得好好琢磨,该送给她什么样的祖师堂入门礼,该如何报答陈平安愿意松手放人离开了。”

  郑大风玩笑道:“有本事送件仙兵给隋右边啊。”

  老人呵呵一笑,“这可不行,最少在隋右边跻身玉璞境剑修之前,我是绝对不会把这棺材本拿出来送她的,而且到时候还需要她答应庇护山门,最少三百年才行,不然我可不舍得。”

  郑大风转头望去,老人与他对视一眼,理直气壮道:“咋的,吹个牛还犯法啊?”

  ————

  裴钱一行人回到药铺已经很晚,陈平安一直等在门口,喊上隋右边说有事要谈。

  两人走在小巷,缓缓而行。

  陈平安便将那老人想要隋右边去他所在山头修道的事情,与隋右边原原本本说开了。

  隋右边面无表情,反问陈平安可曾知晓那人的底细,姓甚名甚,修为高低,山门何在。

  陈平安说这些事情,得先问过隋右边你的意见,他才可以去谈,以及去推敲和确定,得出答案后,他甚至还会飞剑传讯太平山,请求老天君亲自帮忙验证,等到万无一失,才会让隋右边再做最后的决断。

  隋右边一直沉默无言,陈平安只好陪着她走出小巷,走在行人稀疏重归寂寥的大街上。

  隋右边在破庙一役,死了两次,老龙城外与一位金丹修士互换性命,三次之后,武道之路,就会止步于第八远游境。

  隋右边突然站定,问道:“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转投那人山头,最少能够以此赚取一两件法宝,和那老人所在宗门结下一炷香火情分?”

  陈平安哑然失笑,摇头道:“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,我当然希望你留在身边,希望能够亲自帮你顺顺利利散尽纯粹真气,安心转修剑道,成为一名练气士,大道可以走得更高更远,但是你应该明白,我如今才是五境武夫,长生桥的重建刚刚起步,比起宗字头这些传承千年以上的仙家豪阀,当下这点家底子,根本不够看,而修行路上,一步慢,步步慢。”

  隋右边又问,“如果我选择离开,关系我隋右边身家性命的那幅画卷,你会如何处置?”

 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:“我当然要藏好,修道一事,人心起伏难料,留在我手上,最少我不会害你,更不会以此要挟你,这一点,你信不信我,我都是如此想的,可是交给别人,我不放心。哪怕那位老人是真心待你,愿意将你收为嫡传弟子,让你进入他所在宗门的祖师堂,可我如何保证其他人,不会对你心生歹意,不会希冀着以此钳制你,在某些危险关头,不会逼迫你去身陷险境?人在高位,身不由己,可是我陈平安不一样,不是说我就比老人更心善,待你更好,而是我最少不会将你隋右边视为货物,不会有人出了高价天价,就将你取舍买卖了。”

  隋右边死死盯着陈平安。

  陈平安坦然与她对视,“真心话。”

  隋右边也没有说答应或是拒绝,反而莫名其妙岔开说了句题外话,“那个太平山女冠,倒是生得绝色,还是一名元婴剑修。”

  陈平安奇怪问道:“然后?”

  隋右边问道:“你就没有半点心动?”

  陈平安翻了个白眼,双手抱住后脑勺,闲适缓步,“天底下好看的女子多了去,好看就多看一两眼,悦目养眼嘛,人之常情,可为啥要心动?”

  隋右边破天荒笑了起来,“身为男子,连左拥右抱的念头都没有,你陈平安是不是有病啊?”

  陈平安依旧抱着后脑勺,转过脖子,懒洋洋的,“别骂人啊。”

  两人一路无言,走回灰尘药铺,还无睡意的裴钱,在铺子门口手持行山杖,说是要给陈平安露两手,信誓旦旦,说老魏和小白看过她的剑术刀法之后,都说已经出神入化了。

  关于黄庭传授给裴钱的白猿背剑术和拖刀式,画卷四人,都心有灵犀地假装不知道,更不会去偷师,私底下诱使裴钱吐露口诀。一则是要讲一讲江湖道义,再就是裴钱那鬼精鬼精的小丫头片子,肯定是嘴上答应,一转屁股就去陈平安那边把他们卖了,陈平安在这种事情上,应该会不太好说话。

  隋右边朱敛在内四人,不敢拿这种事情去试探陈平安的底线。

  所以隋右边走入药铺,去后院偏屋修习陈平安默认许可的剑炉立桩。

  小巷里,陈平安站在门槛那边,笑道:“试试看。”

  裴钱板着脸点点头,轻喝一声,一步踏出,双手持行山杖,以白猿拖刀式,一挥而出。

  力道没把握好,裴钱手中的行山杖直接脱手而出,被陈平安脚尖一点,伸手抓住差点砸中小巷墙壁的竹杖,不然它就毁了。

  裴钱目瞪口呆,完蛋,觉得自己铁定要吃板栗了。

  不曾想陈平安只是将行山杖交还给她,笑道:“气势还挺足,以后老老实实跟我练习六步走桩,不然再好的剑术刀法,你体魄支撑不起来,就还是散乱的,只会贻笑大方。”

  裴钱懊恼得一跺脚,哀叹不已,早知道就不显摆自己的绝世神功了,以后走路还得规规矩矩按照拳架来,这不是自找苦吃吗?!

  陈平安拍了拍她的小脑袋,“小时候要多吃苦。”

  裴钱仰起头,满脸期待,道:“大了后就可以每天享福?躺着收钱?不用再抄书,想喝酒就喝酒,想吃啥就吃啥?”

  陈平安带着她走回铺子,关上店门,笑道:“等你长大了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  裴钱耷拉着脑袋,“不太想长大,那个女道长说我长得不俊俏,估计我长大了也好看不到哪里去,年纪小,只是个丑丫头,总比丑姑娘总要好些。今儿赏灯,朱敛突然说我再过个几年,就可以每天给你站在门口了,说鬼魅都不敢登门,比花钱请来的一幅门神还厉害,我当时还高兴来着,可总觉着不对劲,就偷偷问了老魏,老魏这人也焉儿坏,拿话蒙我,说可能是我练了绝世剑术,剑气太重,所以脏东西怕我,后来还是隋右边最厚道,与我说了实话,原来朱敛是拐着弯儿,说我长大后长得吓人不说,还能吓到鬼呢,朱敛太损了,亏我每次吃饭都多吃半碗饭来着,朱敛的饭菜,次次上桌,就数我最捧场了,朱敛真没良心。”

  陈平安眼中有些笑意,故意拿她的口头禅打趣小丫头:“愁啊。”

  裴钱笑逐颜开,孩子心性,一肚子忧愁,说跑就跑掉了。

  回去偏屋关上门后,坐在隋右边对面,双手托着腮帮,凝视着正练习剑炉立桩的隋右边,小声问道:“隋姐姐,你咋长这么好看哩,教教我呗?”

  隋右边睁开眼睛,仿佛今天心情还不错,忍着笑意,故意板起脸严肃道:“读书识字,抄书练字,六步走桩,剑炉立桩,剑术刀法,擦桌扫地,端茶送水,都要认真。”

  裴钱微微侧头,咧嘴一笑,“隋姐姐,你真爱说笑话。”

  隋右边点点头,学着女冠黄庭的口气,啧啧道:“多聪明一个孩子,咋就长得这么不俊俏呢。”

  裴钱闷闷转过身,靠着桌沿,脑袋搁在桌面上,伸手掏出那张她最宝贝的黄纸符箓,贴在脑门上,轻声道:“隋姐姐,你喜欢我爹不?”

  隋右边哑然。

  裴钱显然也不在乎答案,自顾自说道:“先前我们看了那么多元宵灯,都漂漂亮亮的,可是还记得那座凤仙酒楼旁边的灯会吗?什么下油锅啊拔舌头啊剥皮抽筋啊,不是冥差厉鬼啊就是地狱刑具的,老魏说可能是刑狱衙门置办的灯会,专门对付喜欢做坏事的人,吓死我了。你是不知道,当时突然发现我爹不在身边,我都快要哭了。”

  隋右边已经重新闭上眼睛,继续练习剑炉立桩,拓宽经脉,温养体魄。

  裴钱伸手仔仔细细扶正那张黄纸符箓,喃喃道:“符箓保护好裴钱,妖魔鬼怪快走开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这天夜里,赵姓阴神找到打地铺的陈平安,说是那位老先生又让他捎话了,桐叶宗那边已经正式给出补偿。

  那颗十二境大妖的金丹,已经被为了飞升一事而丧心病狂的杜懋,在梧桐小洞天内炼化,所以用两颗五彩琉璃碎片作为交换,小如拇指,大如拳头。

  十二境大修士魂魄腐朽、或是兵解后,有可能会出现一副仙人遗蜕,而传说中的飞升境界大修士失败后,会出现一些如同五彩琉璃的金身碎块。

  这是杜懋不管宗门子弟死活,毁掉梧桐洞天后唯一一件让桐叶宗愤恨稍减的事情,杜懋自知飞升失败后,在最后一瞬间,控制上半截身躯陨落四方的琉璃碎块,其中三颗返回了桐叶宗祖师山,桐叶宗祖师堂只留一块,其余两块都掏了出来。

  赵姓阴神交代完这件头等大事后,小心翼翼交给陈平安一张巴掌大小的泛黄梧桐叶,说这是桐叶宗一并拿出的咫尺物,飞升境渡劫失败身死道消后的琉璃碎块,就放在里头。除此之外,那位老先生还专门为陈平安准备了两套护山阵法,一套仿制太平山的攻伐剑阵,一套仿制扶乩宗的护山大阵,以及为此聘请墨家高人打造大阵所需消耗的神仙钱,由桐叶宗支付,全是谷雨钱,都放在那片梧桐叶中。

  只是两座大阵的中枢法宝,例如飞剑与金身傀儡,还需要陈平安自己寻找,将来是凭借财力购买,还是靠机缘捡漏,就看有无缘分了。

  阴神最后说道:“梧桐叶务必随身携带,但是老先生也说了,最好等回到家乡小镇,再翻看里头的各色物件,不然一旦打开咫尺物,等于短暂开启小洞天的府门,容易泄露里边的天机,毕竟飞升境修士的琉璃碎片,太过稀少,任何上五境修士都会对其垂涎三尺。老先生还要我转述一事,那件法袍金醴,吃钱吃到半仙兵品秩,不会亏的。”

  陈平安收好那片梧桐叶。

  赵姓阴神说完之后,就身形消散。

  它两次给那位老先生帮忙,也大有收获。

  陈平安躺回地铺,摸了摸头顶的那支白玉簪子,合眼而睡。

  第二天清晨时分,天微微亮,范峻茂按约而至,带着陈平安去往老龙城上空的云海。

  姓荀的老人早早在铺子门外守株待兔,先前不等陈平安说什么,隋右边就掀开帘子,跟老人在门外聊了几句。

  隋右边走回后院。

  老人抚须点头而笑,虽算不得最好的结果,却也相当不差了,多等几年而已,到时候玉圭宗百年内就会多出一位有望上五境的元婴剑修。

  嗯,到时候要亲自带着她去趟桐叶宗,登门拜访,看能不能为“兄弟”宗门的祖师堂重建一事,尽一尽绵薄之力嘛。

  修行之人,要厚道。

  旭日东升,霞光万丈,云海之巅,美不胜收。

  时来天地皆同力。

  陈平安此次炼制那枚水字印作为第一件本命之物,除了耗时整整一旬光阴之外,并无太大纰漏。

  陈平安的先天丹室内壁上,便出现了一幅壁画,一条江河如白练,水雾弥漫,缓缓流淌。

  在成功瞬间,身上那件金醴法袍浑然一轻。

  哪怕陈平安放开胆子,松开金醴禁制,任由云海灵气倒灌窍穴,自行涌入一座窍穴内的湖泊内,云烟氤氲,气象清新。

  直到这一刻,不断被蚕食的那口纯粹武夫真气,才彻底挣脱开束缚,如获大赦,疯狂巡游人身这座小天地。

  陈平安稍稍驾驭,体内这口真气,与那座湖泊以及流入湖泊的几条灵气溪涧,就大致上做到了互不侵犯。

  如一国庙堂上的文武朝臣,既谈不上相得益彰,也说不上是不死不休,就是个相安无事。

  深夜时分,陈平安和范峻茂一起返回灰尘药铺,悄无声息。

  画卷四人睁眼又闭眼,缓缓睡去。

  赵姓阴神的黑烟逐渐没入墙壁。

  郑大风和裴钱,各自睡得香甜。

  陈平安坐在长条凳上,喝了口小炼金丹药酒。

  范峻茂站在一旁,问道:“如果换成是你陈平安,会不会拿出相伴无数年的这座云海,去换一个宝瓶洲的南岳神祇神位?”

  陈平安诚实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心情极差的范峻茂怒道:“那你到底知道什么?!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知道我不知道。”

  范峻茂丢了一把早就放在咫尺武库里头的长剑给陈平安,沉着脸一闪而逝。

  这天清晨时分,陈平安一行人离开灰尘药铺,去了老龙城西边的仙家渡口,乘坐一艘渡船,动身去往位于宝瓶洲东南版图的青鸾国。

  范二陪着他们到了渡口,埋怨着陈平安下次见面,一定别忘了瓷器和花酒。

  郑大风独自一人守着空荡荡的药铺,看一会儿墙头贴着的福字,写得确实比春字好不少。

  在正屋大堂里边,绕着那张经常摆满朱敛饭菜的桌上,绕着走了一圈,最后坐在门槛上,望向天井对面的那条长凳。

  那边屋檐下的长凳,那个年轻人坐的次数最多,裴钱偶尔会去坐几次。

  久而久之,好像就成了他的一块小地盘。

  郑大风吧唧吧唧抽着旱烟。

  挠挠头,得嘞,这趟灰溜溜回去,少不得要给老头子骂得狗血淋头了。

  渡船上,陈平安身后再次背了把长剑。

  剑的名字,极有意思。

  剑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