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三百七十三章 远游东南

第三百七十三章 远游东南

  readx(); 这艘去往青鸾国的楼船,由以此作为营生的墨家机关师打造而成,在老龙城众多渡船当中并不出奇,每次承载百余人,更多还是运转分别来自宝瓶洲北方和桐叶洲南部的稀罕货物,只是到了这艘渡船商家手上的货物,是老龙城五大姓氏层层筛选之后的结果,成色自然一般,偶尔捡漏几样,额外赚几百颗雪花钱,就已经值得庆贺一番。rrtxt/chapter/caishendushixing.html

  青鸾国在宝瓶洲东南部小有名气,以道观林立、寺庙繁多著称,各路道家神仙和大德高僧,经常在朝廷资助下,在此举办水陆道场和罗天大醮,加上青鸾国的青檀宣纸极负盛名,远销数洲,使得青鸾国历代皇帝跻身宝瓶洲东南版图最富有的君王之一,而且宝瓶洲佛家不兴,青鸾国内的寺庙数量冠绝一洲,梵音袅袅,一堵堵墙壁上题满了先贤、文豪、诗仙们的美文佳篇,又吸引了无数文人骚客去往青鸾国游历。

  渡船顶层一间窗明几亮的厢房内,陈平安在翻阅一本关于青鸾国山水形胜的文人笔札,购自老龙城书肆,是专程要朱敛帮着搜罗而来。

  陈平安看书,裴钱抄书。

  世间难事,难在开头,久而久之,习惯成自然,就谈不上难易了。裴钱就是如此,读书抄书成了每天的习惯,哪怕陈平安不去督促,也会每天坚持。只是陈平安也知道,如果自己久不在她身边,抄书一事,裴钱板上钉钉就会荒废,顶多愧疚个两三天,然后就撒野疯玩去了。

  陈平安将那壶元婴老蛟金丹的小炼药酒,分成了五份,给画卷四人都送了一份,这是纯粹武夫为数不多、可以凭借外物精进修为的幸运事。隋右边如今是第七境金身境修为,又有法剑痴心在手,杀力其实不算小了,尤其是那种捉对厮杀,地仙之下的练气士,一旦被她近身十丈,未必是她一合之敌。朱敛瓶颈松动,迹象清晰,紧随隋右边之后,第二个涉足武夫炼神三境,近在咫尺。

  魏羡和卢白象暂时没有破境的可能性,只是在郑大风的喂拳以及老龙城外死战后,将六境巅峰的山头,再往上拔高了一些。

  画卷四人,本就不是一般的武夫七境和六境。

  往北行走宝瓶洲这趟,只要不遇上失心疯的上五境修士,哪怕是对峙某位剑修之外的元婴地仙,不敢说毫发无损地全身而退,一战之力,肯定不缺,只要魏羡四人不惜死,说不定陈平安这方还能惨胜。

  老龙城一役过后,陈平安最遗憾的是那张青色材质的镇剑符,钟魁以小雪锥写就,送给了郑大风,所困之剑,很凑巧,正是陈平安此刻身后背负的这把半仙兵“剑仙”,因为老龙城城主苻畦不是剑修,这把剑也非炼化本命物,所以登龙台上,郑大风以镇剑符拘押此剑,哪怕无法持续太久,苻畦便坦然认输了。

  若是身怀一张镇剑符,便是遇上杀气腾腾的剑修元婴,陈平安非但不用太过畏惧,反而可以攻其不备,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但是这些得失,还不至于让陈平安如此萦绕心扉,难以释怀。

  真正让陈平安感到失落的是这张符,是钟魁以君子之身、阳间之人,在世间书写的最后两张符箓之一。

  相较于陈平安乘坐和见识过的那些跨洲渡船,脚下这艘渡船实在算是娇小袖珍,只能站在窗口赏景,并无观景台。

  陈平安在裴钱写完字后,认真检查了一遍,发现并无马虎应付需要重写的文字,就开始带着她一起练习六步走桩,每天最少两个时辰。

  以前陈平安不觉得练习走桩,是如何枯燥乏味、何等劳心劳力的一件苦事,直到裴钱练习之后,才意识到其实这撼山拳的拳桩,确实简单,可要想练一百万遍,并不容易,身心皆是如此。哪怕陈平安会留心裴钱的呼吸急缓和体力盈余,可裴钱每次都会累得汗流浃背,额头发丝糊成一块,脸色惨白,虽然没敢叫苦抱怨,可陈平安在旁看着那张黝黑小脸蛋没了笑容,或是一步步走桩的时候,消瘦身体不由自主打颤,陈平安虽然始终面无表情,可看着是有些心疼的。

  第一天裴钱靠着初生牛犊的兴奋劲头,强撑了两个时辰的走桩,结果最后是陈平安背着去了隔壁房间,第二天才一个时辰,就摔倒在地,抽筋不已,整个人的精神气都没了,陈平安便没有强求两个时辰,之后几天都是保证一个时辰的拳架不断,每次稍稍多出片刻而已。

  裴钱这才咬着牙坚持了下来。

  一开始朱敛在旁边冷嘲热讽,小黑炭还有力气瞪眼,后来她就真没那份心气去跟朱敛争个公道了。

  一旬之后,熬过了最艰辛的那段路程,裴钱脸上才多了些往昔笑容,走起路来,又开始裴钱金字招牌的大摇大摆,要么就是蹦蹦跳跳,朱敛再说什么“公子,老奴私以为裴钱习武资质极好,在打熬体魄的时候,筋骨多吃些苦头,气血才能旺盛,不妨每天走桩两个时辰”的混账话,裴钱已经可以继续瞪眼。

  这天,练完走桩,一大一小,打开窗户,练习剑炉立桩,裴钱个子矮,只能面壁思过,在陈平安答应后,她就踩在了一条椅子上,刚好可以跟陈平安一起眺望窗外的云海。

  陈平安轻声道:“要相信会苦尽甘来的。”

  裴钱如今练习剑炉立桩,只是做个样子,收效极小,对此陈平安也有些奇怪,问过了隋右边他们后,也没能问出个所以然。

  又多熬过了一天走桩苦日子,裴钱正心里偷着乐呢,想起一事,转头满脸憧憬道:“我以后闯荡江湖,也能有把剑吗?最好再跟小白那样,腰间悬挂一把刀,我那会儿肯定气力大了不少,不嫌多,不嫌沉。”

  陈平安笑着点头道:“只要你别偷懒,以后哪天你独自去行走江湖,我现在就可以答应,将来肯定送你一把剑和一把刀。”

  裴钱有些羞赧,小声道:“我其实想好了,以后如果有了自己的刀剑,就挂在腰间同一侧,这种悬剑挂刀的架势,我连名字都取好了哩,师父你想不想听?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说说看。”

  取名字这件事,我陈平安确实一直很擅长。

  比如初一十五,例如降妖除魔。

  裴钱悄悄说道:“就叫‘刀剑错’,因为交错挂在腰间嘛,师父,你觉得咋样?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挺好。”

  裴钱一双眼眸笑眯成月牙儿,伸出两根手指,黏在一起,“有师父背着的这把剑的这么一丢丢好,我就很开心了。”

  陈平安趴在窗口上,转头笑道:“回头渡船停岸,我们还是老规矩,徒步游历青鸾国,到时候见着了路边竹林,我挑些年份老些的竹子,帮你做两把竹刀竹剑,不嫌弃的话,可以先挂着。”

  裴钱大嗓门道:“做得轻巧些,小一些,挂在身上不重。”

  陈平安笑着答应下来,望向云海,随口问道:“那么那根行山杖怎么办?”

  裴钱毫不犹豫道:“它是我麾下的头号猛将唉,陪我走了那么远的路,可不舍得随便丢了,我准许它解甲归田,含饴弄孙,回头再跟老魏请教一下,应该赏赐它一个什么官身头衔……”

  掉了一大兜的酸牙书袋。

  只是陈平安却点头赞许,轻声道:“这就对喽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老龙城,灰尘药铺那边,郑大风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行礼,除了些换洗衣衫,就只有那支老烟杆需要带在身上。

  好像这个邋遢汉子,不管是当年在骊珠洞天看着那座木栅栏破门,还是来到这里,这辈子从来都是这样,没什么必须拿起的物件,也没什么放不下的。

  明天就要乘坐苻家渡船,返回大骊王朝龙泉郡,最后一天,郑大风端了条板凳坐在老槐树下。

  姓荀的老头已经走了,说是要去无敌神拳帮那边见个朋友。

  昨天李二返回了老龙城,苻畦带着长子苻东海很快就赶来,苻畦的意思很明白,苻东海擅作主张,引发这场祸事,只要郑大风一句话,就可以让李二先生出拳打断苻东海的长生桥,从此苻家就当养个废人养着苻东海。

  郑大风笑着问苻畦,为什么不直接带着断了长生桥的苻东海来药铺,岂不是诚意更大一些。

  苻畦无言以对。

  苻东海骨头倒也算硬,不但没有求饶,反而出言挑衅了几句,一副李二不出拳他苻东海就浑身不舒服的德行。

  郑大风当时神色疲惫,坐在院子里抽着旱烟。

  老头子显然已经跟大骊王朝以及苻家范家做好了买卖。

  那个范峻茂,可以在宋氏铁骑的马蹄,踩在老龙城南海之滨之际,成为继北岳正神魏檗之后的大骊王朝第二尊山岳神祇。

  而老头子这边付出的代价,不过就是郑大风的九境修为。

  郑大风知道,事情算是已经了了。

  郑大风想了一会儿,说就这样吧,来日方长,细水长流。

  苻畦松了口气,就要带着苻东海打道回府,结果给李二一拳打在苻东海心口。

  长生桥不止是断了,而且粉碎得神仙难救。

  李二不看那苻东海,神色淡然盯着苻畦,“我觉得身为人父,应该要为儿子出头。”

  苻畦搀扶起了倒地不起的长子苻东海,脸上没有半点怒容,微笑道:“总算让李二先生出了这口恶气,不虚此行,就像郑先生所说,来日方长,细水长流。”

  “哦?”

  李二笑问道:“不然你顺便给我带个路,去苻家祖师堂走一趟?”

  养气功夫不差的苻畦瞬间脸色铁青。

  郑大风说道:“李二,可以了。”

  苻畦带着苻东海走后,李二很快就离开了老龙城。

  今天,槐树底下,郑大风独自晒着初春的温煦日头,穿着一件裴钱他们帮着买来的舒适棉袄。

  那位许久不见的姑娘,大概是过年吃得好,好像脸颊和体态都更“丰腴”了些,不像以往那般,只是在郑大风眼前逛来逛去,这次壮着胆子走近了郑大风,羞赧问道:“郑掌柜,铺子招人吗?”

  郑大风笑着摇头,“不招了,我明儿就回老家了,在你们老龙城混口饭吃太难。”

  这位姑娘虽然胖得离谱,可竟是软糯的嗓音,格外悦耳,她脸上满是失落,“还回来吗?”

  郑大风摇摇头,“不回了吧。”

  她讶异道:“不说是你祖辈置办的老宅子吗,铺子咋办?”

  郑大风忍不住笑道:“空着呗。灰尘药铺嘛,吃灰不也正常。”

  她微微红脸,“不然钥匙给我,我帮你打扫,屋子没点人气儿,容易坏的快,多可惜。”

  郑大风摆手道:“不用不用,真不用,谢谢姑娘你啊。”

  郑大风看了眼天色,大太阳的,却说天色不早了,还要回去收拾行李。那位姑娘咬着嘴唇,看着拎着板凳,落荒而逃的佝偻汉子,突然问道:“郑掌柜,都不问问我姓什么吗?”

  郑大风到底没那脸皮装聋子,只得停步转过头,“敢问姑娘姓什么?”

  姑娘展颜一笑,“我爱吃生姜,所以姓姜!”

  郑大风愕然。

  这话应该怎么接?

  只看先前一次次走来走去却不会开口,就知道这位姑娘是懂礼数、不纠缠的温婉性情,今天也不例外,侧过身,施了一个万福,“希望郑掌柜一路顺风。”

  郑大风便笑着挥挥手,与她告别。

  是个好姑娘。

  这天夜幕里,在老龙城外的北郊。

  一座小小的崭新坟头,小坟包上还有用小石块压着的几张鲜红挂纸。

  佝偻汉子蹲在坟头前,烧了一本书,然后在坟前摆出十盏小油灯,里边灯油漆黑,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阴煞气息,只是却无灯芯。

  这如何点灯?

  一尊阴神凭空出现,对着那些油灯一次次弹指,十盏油灯依次点亮,细看之下,寸余高的灯芯极其古怪骇人,竟是人形模样的一缕青烟,面容狰狞扭曲,像是在承受着神魂灼烧、如肌肉点点滴滴融为灯油的莫大苦难痛楚。

  十盏灯的灯芯,分别是某个人的三魂七魄。

  肉身犹在。

  魂魄却已经被这尊阴神以歹毒术法一一拘押而来。

  汉子对此无动于衷,只是蹲在那边,对坟头轻声说道:“怕你瞧着觉得渗人,会害怕,我等灯灭了再走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夜色中,孙氏祖宅那边,孙嘉树独自一人,沿着河岸独自散步。

  孙家老祖哪怕已是元婴地仙,这些天依然长吁短叹,悔恨不已。

  反而是孙嘉树安慰老祖宗,这等福缘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,就只当是孙家确实没有这种偏财运好了。

  一位面如冠玉的年轻公子哥出现在孙嘉树身边,无声无息,即便是孙氏老祖和三位金丹供奉,都没有察觉到丝毫的气机涟漪。

  孙嘉树见到这位之前帮他解开心结的高人,立即作揖道:“拜见范先生。”

  那次设计陈平安一事,孙嘉树不但差点与陈平安结仇为敌,还差点失去了刘灞桥这么个至交好友。

  正是眼前这位不知年龄是几百岁?一千岁的世外高人,找到了失魂落魄的孙嘉树,说了一番言语,指点迷津,让孙嘉树茅舍顿开。

  “走在路上,还算颇有建树,就只是给某颗石头绊了一下,狠狠摔了一跤,吃了苦头,这就能说明你走错了道路?”

  “陈平安走的大道很好,就能说明你孙嘉树所走之路,不好?非此即彼,如此幼稚,还打什么算盘,做什么生意?”

  “别人的大道再好,那也是别人的道路,不妨埋头做事,但问耕耘莫问收获,偶尔抬头,左右看两眼其它路上的人物风光,就够了。”

  金玉良言,千金难买。

  那个看面相比孙嘉树还要年轻的“高人”,只说自己姓范,却与老龙城范氏几乎没有关系。

  孙嘉树凭借直觉,对此深信不疑。

  此人微笑道:“老龙城接下来其实就只有三家了,苻畦,或者说是那个王朱的苻家,范峻茂,也可以说成是老神君的范家,最后一家,你们孙家占一半,其余丁方侯加在一起,大致占一半。此次北上,任重道远,再接再厉。”

  孙嘉树点头道:“我孙家一定不会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”

  那人笑了笑,“千载难逢?不止哦。”

  孙嘉树有些怔怔出神,除了咀嚼这句话的深意,还想到了那天暗中为陈平安送行。

  那个身穿白袍、背负长剑的年轻人,在渡船升空后,似乎才从人流后方看到了自己。

  他非但没有视而不见,竟是抱拳辞别,最后高高抬起手臂,伸出了大拇指。

  孙嘉树,微微一笑。

  那会儿是如此,这会儿也是如此。

  ————

  一个新兴崛起的王朝皇宫内。

  有一对师徒走在两堵高大墙壁之间,容貌俊美的白衣年轻人,伸出手指,在墙壁上抹过。

  他身边的女子,身材高大,却不会给人丝毫不协调、笨重之感。

  行走之间,她没有气息。

  没有练气士那种天人合一的清灵气象,没有纯粹武夫的宗师气势,甚至没有常人的呼吸吐纳。

  一直挂剑腰间却无剑鞘的高大女子,前几天刚刚为自己那把在倒悬山雷池磨砺锋芒的佩剑,找到了一把看似平平的青竹剑鞘。

  是她身边一位扈从从宝瓶洲辛苦寻来的。

  无论远观、近看皆若神仙的年轻人,微笑问道:“师父,是买的,还是抢的?”

  女子淡然道:“听说是买的。”

  年轻人叹了口气,道:“那就是强买了。”

  女子笑道:“你要是觉得这样不对,可以跟他打一架。”

  年轻人无奈道:“我曹慈如今才是五境武夫唉,怎么跟他打?”

  女子停下脚步,“少了最强二字。”

  曹慈想了想,以脚尖抹地,在左右两端划出了两条短线,抬起脚尖,指了指左边的那条线,“只说五境,世间一般的天才武夫,在这里。”

  脚尖挪在了右边那里,“我曹慈在这里。”

  然后他又在两者的正中间,点了点,“除我之外,中土神洲最出类拔萃的五境天才,大概在这里。”

  高大女子没觉得自己的弟子,是年少气盛目中无人,小觑了同辈武夫,事实上,她觉得曹慈说得还是太客气了。

  曹慈突然蹲下身,伸出一根手指,点了点中间那条线,稍稍往自己那条线挪了挪,“我觉得那个家伙,在我破境后,他的第五境,可以走到这里。”

  女子低头看着曹慈以手指画出的那个位置,点头认可道:“应该差不多。”

  在这对师徒一站一蹲,闲聊天下武运的时候。

  远处,这座大王朝的宦官第一人,一位有望跻身仙人境的司礼监掌印太监,正带着一群鲜红蟒服大貂寺走向这边,见到了两人后,纷纷停步,肃手恭立,所有人一口大气都不敢喘。

  ————

  渡船到了青鸾国边境的渡口,陈平安一行人走在渡口繁华大街上,不知为何,无论是练气士还是纯粹武夫,都会主动让道绕行,境界越高、眼力越好的中五境修士,以及江湖阅历越是丰富的炼气三境武夫高手,就越是清晰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。

  姿容绝色的负剑女子,腰悬狭刀的高大男子,佝偻微笑的糟老头子,精装矮小的木讷男人。

  都不简单。

  但是不知为何,一位隐匿气息藏在人流当中的金丹修士,却会觉得这四人加在一起的气势,仿佛都不如那个分明有伤在身、背着一把剑的年轻人。

  众星拱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