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三百七十五章 山泽散修路子野

第三百七十五章 山泽散修路子野

  readx(); 一位三十岁出头模样的练气士,站在一块巨石上,灰头土脸,他轻轻吐出一口血水。rrtxt

  这场架打得意外连连,事后得跟其他人合计合计,向那位金丹地仙多要点钱,这总不过分吧。一头地牛全身的天材地宝,好的全给你拿走了,金丹、牛角、筋骨等等,他们这些人不过是分走些五脏和血肉,结果还要多打两场架,如果连几颗小暑钱都不愿意多掏,那就别怪他们……在背后跳脚骂娘了。

  这名练气士名叫吕阳真,出身乡野,世代樵夫,如今是一名居无定所的山泽野修,在去年刚刚跨过了第一个大门槛,成为洞府境练气士,虽是中五境最底下的那个,可成为了洞府修士,对于散修而言,就是一步登天,这一步跨出去,可以去拥有正统传承的仙家府邸任职,可以去世俗朝廷给君王当供奉,在将相公卿的豪门府邸当客卿,换句话说,洞府境的散修,总算开始值点钱了。

  吕阳真的梦想,是能够比当初在山崖洞窟遇到修士尸骨、遗物的运气再好点,可以得到一本大道直指地仙境界的道统仙书,这辈子即便当不成高高在上的金丹地仙,若是可以站在门外,只是伸手摸一摸陆地神仙的门槛,也算心满意足了。

  而吕阳真内心深处最大的愿望,或者说奢望,是希望年近六十的自己,哪天撞大运,莫名其妙就成了温养出一把本命飞剑的剑修。所以当吕阳真看到那位一袭白衣的年轻仙师落地后,有两抹光彩掠回腰间那只朱红酒壶,顿时眼眶通红,飞剑,绝对是本命飞剑!

  不是说好了“甲子老洞府、百年剑修犹年少”吗?

  难道眼前此人是驻颜有术的大修士?

  若是一位龙门境剑修,可就是天大的麻烦了。

  万一是位隐世不出的金丹剑修,估计这趟谋划缜密的围杀取宝,就会伤亡惨重了。

  吕阳真经过短暂的心情激荡之后,很快冷静下来。

  一名已经养出本命飞剑、现世后能够抵御世间罡风吹拂、煞气砥砺的年轻剑修,除了自身的可怕,比如杀力惊人,与人厮杀,喜欢直接转瞬分生死,更让他们这些散修忌惮的地方,在于宝瓶洲几乎所有剑修,都是山上仙门的宝贝疙瘩,谁敢伤了分毫,肯定会惊动各自门派里的祖师堂。

  吕阳真用眼角余光瞥了一圈。

  除了那位以障眼法遮掩真容的金丹地仙,看不出神色变化。

  其余与吕阳真一般无二的散修,皆是与吕阳真差不多的心态,只是有些更加胆小,更懂得见风使舵,已经收起了兵器,向这位剑修示好,以免给这位不速之客捡软柿子捏,一剑毙命,用来示威。也有些不怕撑死的,藏好了炙热眼神,可是一些吕阳真琢磨出来的小动作,泄露了内心的真实想法,与那头地牛一并拾掇了,做笔惊世骇俗的大买卖,足可让在场人人一夜暴富!大不了从此远离青鸾国地带,他们这些被山上仙家视为野狗刨食的散修,本就是无根浮萍,在哪里修行不是修?

  再说了天塌下来,还有高个子顶着。

  所以吕阳真一行人都下意识看了几眼金丹地仙,这位高人来历不明,在半年前拉拢了他们,大致说辞,只说此地有地牛之属的大妖物,隐匿于一条历史悠久的破碎龙脉之中,已有两百余年,积攒出了相当于练气士的龙门境修为,一旦冲刺金丹境,结丹之时,青鸾国必然会迎来一场地牛翻身、惊天动地的惨剧,方圆千里几座郡县城池,届时死伤无数,所以必须在它结成金丹之前,将其镇压打杀,以免祸害一国山水……

  吕阳真跟两名临时结伴游历寻宝的野修,听闻这番大义凛然的理由后,当时如果不是畏惧此人的金丹修为,不然都会笑出声。

  他之所以与那两人短暂结盟,一起游历青鸾、庆山数国疆域,在于那两位兄妹散修中有一人是罕见的地士。

  这会儿兄妹二人,已经悄然向他靠拢。

  此次能够从金丹修士菜碟子里分来一杯羹,吕阳真和那位女子修士,功不可没,吕阳真擅长阵法,能够压制地牛翻背带来的动静,以免招惹正统仙家的注意力,到头来大伙忙碌了半天,跟一头畜生打生打死,却要为他人作嫁衣裳。

  而女子修士擅长之术,则是金丹地仙愿意招徕三人的重要前提,这位神仙只是大致圈定了地牛隐匿之所,具体方位,仍是苦寻不得,所以这位不谙搏杀的女子修士,就派上了用场。

  女子衣着鲜亮,妇人模样,五境练气士,资质算不得好,只是在野修中算不错了,她对吕阳真印象不错,此次参与一位金丹地仙的谋划,最少他们兄妹二人与吕阳真,还算坦诚相待,以心湖涟漪悄声问道:“来者不善,分明是那两人的朋友,如何是好?”

  吕阳真抹了把脸,“静观其变吧。”

  女子点了点头,此次围剿,她算是最为超然的一个,大战拉开序幕后,比她哥哥以及吕阳真都更悠闲,甚至可以说是无所事事。

  因为她是一名阴阳家旁支的地士。

  这位女子的哥哥,八尺壮汉,手持板斧,身穿一副篆刻诸多符箓的青色铠甲,满脸血污,不过所幸都是些皮开肉绽的外伤,因缘际会之下,他走了兵家修士的路子,但也只是形似而已,无非是得了本淬炼体魄、凝神固魂的三流仙家遗失秘籍,加上早年倾尽财力,购买了这副灵器宝甲,这才如虎添翼,在庆山国边境一带颇有威名。

  而真正挣钱的,却不是这位战力不俗的披甲壮汉,而是他那个地士妹妹。

  山上练气士,尤其是没有师门传承的山泽野修,关于寻宝一事,大有学问。

  除了误打误撞而来的所谓大道机缘,还可以从地方县志中寻找蛛丝马迹,加上官府衙门秘藏的那些形势堪舆图,需要实地查看,与当地樵夫、渔民这些经常跋山涉水的百姓询问,才有机会找到发财的机会。

  这就需要相官、地士之流来帮着开山问路。相官,相传可以看清楚天地面相,能够以星象占卜人之气数、国之气运。地士,精于寻龙点穴,尤其是对于灵气的细微异样,极其敏锐。

  找到了,又有关隘要过,世间的天材地宝,往往有那鬼神精怪严密看护。

  而这一直是山泽野修最致命的难关所在,散修往往单枪匹马,一人独行,不像那些拥有神仙洞府的山头门派,一旦发现了这类地点,大可以倾巢出动,实在不行,寻一两个世交关系的别处山头仙家,所以极少失手。而散修一旦确定无法得手吃独食,就只能找人合伙,不然极有可能

  至于为何不找山上仙家门派,岂不是成功的可能性更大?

  一来收益太小,明明是最早发现天材地宝、上古秘藏,却很容易落得个吃点残羹冷炙的下场。再者还有更惨的结局,就是被仙家府邸暗中打杀了,要知道野修一直被正统仙师所轻视、厌恶,练气士当中的孤魂野鬼,天地灵气的蛀虫,不择手段的邪路子修士。

  蜂尾渡历史上那位玉璞境修士前辈,为何在宝瓶洲野修当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和口碑?就在于这位前辈曾经道出了万千野修的心声,“老子就想要站着吃口饱饭!”

  名字被记录在册,一份在门派祖师堂,一份在山门临近的某个朝廷,这类练气士,被誉为谱牒仙师,不在此列,就算是散修了。

  朝廷和地方官府都不喜欢这类散修,性情多变,容易捅娄子,飘忽不定,经常害得他们擦屁股。尤其是跻身中五境的散修,几乎人人杀伐果决,是在无数血雨腥风里,硬生生趟出一条路子的狠人,喜怒无常,不近世情,行走人间,做事肆无忌惮。但是要说散修人人都是草菅人命的亡命之徒,肯定言过其实,只是山上仙家、朝廷衙门和江湖上的名门正派,三方都这么渲染,故而年复一年,野修就成了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。

  有点实力的野修,都会跟某座朝廷讨要一个身份,或是在某个山上势力弄个水分极大的供奉身份,以谱牒仙师之名,行山泽野修之实。

  吕阳真一行三人,由于一个不擅攻伐的阵师,一个注重防御的野路子兵家修士,一个更是“手无缚鸡之力”的地士,所以都还算稳重。

  可是另外还有一撮人,七八人抱团,看待那位年轻仙师的眼光,除了审时度势的含蓄打量之外,还多出了一丝阴鸷狠辣。

  这伙人,大多早就相熟,是青鸾国附近版图的生面孔练气士,多半是趁着水陆道场和罗天大醮的热闹,过来碰碰运气,此次围杀那头地牛之属的妖物,出力颇多,既有近身肉搏的兵家修士,也有精通符箓傀儡的旁门道士,使用一杆招魂幡的鬼修,一位本命物竟是三块藤牌、鸢牌和铁符盾牌的壮汉,负责随时帮助躲闪不及的同伙抵御攻势。

  一名暂时仍是五境的老剑修,一口飞剑,离开窍穴后凝为实质,通体漆黑,两尺余长,裹挟风雷,血腥气浓郁,由于尚未跻身洞府境,真正“开辟府邸”,所以一身灵气不足以支撑飞剑现身太久,往往是一击得手即返回本命窍穴温养,以雪花钱大补窍穴灵气,等待下一次出剑,那头黄色土牛的几处致命伤,有半数是这名老剑修的飞剑使然。

  这伙人的主心骨,是一位身穿黑袍的老者,坐骑是一头体型巨大的黑狐,拥有五条尾巴。

  老者转头看了眼那位藏头藏尾的金丹修士,意思很简单,你是这次掏腰包用雪花钱换地牛妖物一身宝贝的家伙,之前大伙儿没少出力,该做的都做了,现在来了个不知根脚的捣乱剑修,是打是退,你说了算,如果要往死里打,招惹这位年轻剑修,酬劳可就不是先前那么些颗小暑钱了,如果要退,反正之前已经给过定金,双方就这么一拍两散。

  那名御风悬停在空中的金丹修士,竟是不以心声告知二十余位散修,山水雾气笼罩面孔的这位地仙,望向那位白袍年轻人,直接出声道:“你真要断人财路?我可以答应你们,只要你们愿意退出山坳,不插手此事,这头黄色土牛身上,本该属于我的宝物,抽出一成,折价为雪花钱,事后我亲自双手奉上。”

  在张山峰徐远霞的解释后,陈平安已经大致知道了事情缘由。

  身后这头血泊中的黄色土牛,虽也算是世间地牛之属的妖物,天生性情温厚,市井坊间所谓的地牛翻身,根本与它无关,它在此隐藏两百多年,是想要修缮那条破碎的上古龙脉,作为日后开府之地,这么多年来,它一直现出真身而卧,身如山脉,山石堆积,“山上”早已树木郁郁葱葱。

  真正的地牛翻身,是鳌鱼、蝼蛄、蚯蚓和蛰伏地底长眠的巨蛙,这些山精-水怪,喜静不喜动,凭借天赋,喜欢将庞大身躯与山根相连,缓缓汲取大地灵气,畏惧春雷。它们一旦跻身中五境洞府境,或是结成金丹之际,都需要鲸吞天地灵气,因为常年隐藏地底,蚕食山根气运,一旦破境,涉及大道机缘,往往天性迸发,凶性毕露,所以才会有地牛翻身、鳌鱼翻背的说法,惹来一场场地震惨剧。

  张山峰和徐远霞两人,先前也属于被招徕对象,只是张山峰虽然修为不高,可是精通诸多山水精怪鬼魅的来源,对于黄色土牛的根脚、秉性更是极其熟稔,所以拒绝了对方的邀请。

  真正棘手的地方,在于张山峰清楚那头黄色土牛一旦真是龙门境,距离结丹只有一步之遥,那么给围剿攻杀,泥菩萨尚有火气,老实人也会血气迸发,何况是一头妖物?所以张山峰就怕土牛在濒死之际,牵动地脉,那就真是一场巨大的地牛翻背了,方圆千里之内,都会被地震波及,离此最近的那两座郡县,说不定就会死伤数万无辜百姓。

  徐远霞走南闯北,相对经验老道,也没有多做什么仗义执言,要那些散修野修直接舍弃了围杀土牛,而是将地牛翻背的可能性和危害性,与他们仔细说了一遍,希望当时招徕他们两人的一位洞府境修士,能够捎话给幕后人,稍微破费点银子,聘请笼络几位阵师,尽量将地牛翻背的影响降到最低,最少莫要让数万百姓家破人亡,流离失所,就当是花钱积德。那名洞府境练气士拍胸脯保证会把话带到,徐远霞当时便假装憨傻实诚,与那修士说了一番客套寒暄的言语,之后则与张山峰暗中跟随查探,当他们发现那名金丹地仙的阵营当中,只有一位阵师坐镇之后,就知道这注定是一场人祸造就的灾难了。

  张山峰和徐远霞一合计,两人分头行事,徐远霞去找了最近的一座山上门派,道明此事,不奢望那些谱牒仙师,出手拦阻交恶一位金丹地仙,就是向对方施加压力,或是早做准备,帮着压制地脉震动千里的险峻局面,张山峰因为有个正经身份,算是一位中土龙虎山在俱芦洲的旁支外姓道士,所以去了官府,找到一位封疆大吏,希望青鸾国朝廷能够给予重视,最好是唐氏皇帝可以派遣皇室供奉来此“督阵”,哪怕是增援那位金丹地仙,作为笼络手段都可以,只是在那头黄色土牛的隐匿地点周边,务必早早布置几座山水大阵。

  那位手握实权的封疆大吏,倒是还算好说话,答应立即将此事禀报朝廷,去辖境内的那座山上仙家求援,争取以飞剑传讯京城。

  但是这位青鸾国权臣表现得颇为务实精明,开口要求张山峰交出两件值钱物件,不然是虚惊一场,或是他这个外乡道士信口雌黄,他到时候如何跟山上仙师和皇帝陛下交待?

  张山峰和徐远霞都觉得合情合理,便各自交出了那把“真武”法剑,一把在彩衣国战事中获得的短刀。

  最终的结果,便是当下的境地了。

  道理讲不通。

  散修求利,好似是最天经地义的道理,就像那名金丹修士开门见山所说的那四个字,断人财路,这在山泽野修当中,是很人神共愤的行径。

  至于这伙“早起求利”的练气士,当然也有自己站得住脚的说法,在这人迹罕至、一个鸟不拉屎的僻静地方,围杀一头妖物,不曾在市井杀人越货,更不曾以神仙术法、仙家兵器祸害百姓,便是谱牒仙师寻宝,都不过如此,干干净净的手段求财,还要怎样?你个嘴上无-毛的年轻道士,外加一个胡子倒是挺多的江湖武夫,说这土牛会牵动地脉,地震千里,你们算哪根葱?

  之后一路隐匿潜行至此的,亲眼看到那头抖落背脊上无数土石、树木的黄色土牛,大如山峰的温驯妖物与二十多位练气士对峙,一开始想要逃离,且战且退,仍是被追杀得无比凄惨,这才开始反击,双方打得天翻地覆,

  张山峰和徐远霞只好护在那头黄色土牛之前,在它伤重,不得不现出大小如水牛无异的本命真身后,一旦拼死一击,那就真的无可挽回。

  只是不知为何,那头倒在血泊中的妖物,眼见着两人非但没有对它出手,反而对它拼死相救,妖物一番心神挣扎之后,虽说清楚他们二人的大致心思,应该是害怕自己牵动地震,导致山崩地裂绵延千里,可它到底没有做那玉石俱焚的举动,竟是任由生命流逝。

  陈平安看着张山峰和徐远霞。

  那拨练气士应该是胜券在握,并未对两人下死手。

  年轻道士,受了些外伤,只是被剑修的飞剑刺透了肩头,血流不止,敷药之后,效果不佳,应该是伤到了筋骨,毕竟是一把本命飞剑,绝非锋锐二字那么简单。

  大髯豪侠的胡子上,沾满了鲜血,多处虬结为块,显得有些滑稽。

  此刻那名金丹修士退让一步。

  张山峰担心陈平安一口答应下来,一把抓住他手臂,焦急道:“不能这么做。”

  金丹修士笑道:“如今那头妖物已经束手待毙,并无亡命挣扎的迹象,两位义士,和这位刚刚赶到的仙师,何必多此一举,偏偏要与我们自相残杀?”

  徐远霞已经支撑不住身形,黑着脸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手拄刀在地,一手抹了把胡子,“理是这个理,就是有些憋屈。”

  大髯汉子转头瞥了眼那头黄色土牛,“总觉得对不住它。”

  张山峰喟叹一声,收起桃木剑在背后,松开握住陈平安手臂的那只手,无奈道:“好像只能如此了?”

  却是询问的语气。

  包括金丹修士在内,所有人其实早早注意到了这位年轻剑修的四位扈从。

  皆是气势惊人的纯粹武夫。

  相信这才是他们一直按兵不动、好好说话的真正原因。

  陈平安拍了拍张山峰的肩膀,“我来解决。”

  张山峰愣了一下,咧嘴笑道:“不管你怎么做,我俩都没意见,不为难你,真的。”

  陈平安点点头,转头望向那位御风凌空的金丹地仙,笑问道:“不知你是来自那座山头仙家,还是那座青鸾国大都督府?”

  盘腿而坐的徐远霞会心一笑,哎呦,陈平安这小子如今心思活络了不少啊,一下子就说破了自己心中的揣测方向。

  可惜就是武道境界似乎没往前挪一步,还是那三境?

  也正常,距离上次分别,这才过去两年多时间,陈平安当下才多大岁数,十七虚岁?如今三境底子打得这么好,算是相当不错了,在江湖上捞个“武学天才”的称号,不用心虚。

  三人之外,围着一圈的虎豹豺狼。

  魏羡隋右边这画卷四人,并未走入圈子去往陈平安身边,而是站在圈子更外边,这四名看不出具体深浅的纯粹武夫,难不成是想要四人“包围”二十多位练气士?

  那名金丹修士笑了笑,“我是谁,与小仙师你作何决定,并无关系吧。”

  陈平安问道:“这头黄色地牛,在你看来,价值多少颗雪花钱钱?”

  金丹修士想了想,认真回答道:“市价约莫是二十到三十颗小暑钱,只不过地牛之属,极难寻获,有价无市,所以真实价格往上翻一番,也算公道。按照这个算法,大致是五千颗雪花钱。怎么,小仙师想要算一算自己那一成,是几颗雪花钱?还是觉得一成太少,对不起自己的实力,想要两成,甚至更多?”

  虽然这位金丹地仙在后边的言语中,带着些许笑声,只是其中的阴森之意,在场所有山泽野修都听得出来。

  这可是要撕破脸皮的前兆了。

  一位金丹地仙无形中散发出来的磅礴威势,便是那头坐骑是黑狐大妖的黑袍老者,都觉得有些呼吸不畅。

  只要结成金丹客,就可以向天地借力。

  “你们虽然不讲理,其实是我两个朋友造就了当下局面,可不管何种原因,难在事情终究没有走到最坏的那一步,不曾出现地牛翻背地震千里的惨剧,所以现在我们是可以好好商量的。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好,你们势在必得的这头黄色地牛,就按照你报价的五十颗小暑钱计算,刨去我那一成收益,这里是四十五颗小暑钱,拿去。”

  众人只见那白衣剑修仙师,重重一抛,一大把小暑钱,给抛向了相距颇远的金丹地仙。

  那名地仙皱了皱眉头,一挥袖子,四十多颗小暑钱如溪水流淌,围绕在他身旁一丈外,不让它们真正靠近自己,然后他一颗颗凝神望去,并没有在神仙钱上动手脚,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小暑钱。

  吕阳真和所有散修,既眼红,又狐疑。

 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等生意经?

  金丹修士没有立即收起那些小暑钱,相当于世俗王朝的四百五十万两白银,不说以富饶著称宝瓶洲东南的青鸾国,只说庆山国,朝廷一年赋税才多少?所以这是一笔极大的财富了,便是他这位地仙,都不觉得是一笔可有可无的进账。地仙一边继续观察着缓缓流转的神仙钱,一边问道:“敢问这位公子,仙乡何处?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我先前问你来处,你不一样不回答。”

  金丹地仙微微一笑,“那敢问公子花钱买下这头黄色土牛,可是有何燃眉之急?”

  “这些前辈不用管了。”

  陈平安想了想,又抛出五颗小暑钱给那位地仙,“这五颗,劳烦前辈分给其余仙师,就当是我‘后却到先得’的赔罪礼了。”

  这么一来,那些山泽野修的眼神就好了不少。

  毕竟额外多出的五颗小暑钱,等于是白拿的,他们二十余位练气士,大大小小的山头其实有四座,吕阳真三人是最小的山头,骑狐的黑袍老者那拨人,是最大的一座山头,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,都最突出,所以这意外之喜的五颗小暑钱,说不定可以直接划走两颗。

  金丹地仙笑道:“公子倒是好大的气魄和财力,能够将小暑钱当做雪花钱送人,便是在下都要自愧不如啊。”

  此言一出。

  有些野修便又起了心思涟漪。

  委实是地仙这句话太过戳心窝子了,他们这些野修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,拼了老命挣钱,一年能挣几颗小暑钱?

  “好话说了,好事也做了,我接下来就该聊点实在的。”

  陈平安环顾四周,淡然道:“天底下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我身上确实还有些小暑钱,各位如果心动,凭本事拿走便是,只是出手了却拿不走,那我就要你们留下命了。”

  金丹地仙猛然间收起了那五十颗小暑钱,笑问道:“你就不担心我一走了之?本人无法扛走一头黄色土牛,招摇过市,可带着五十颗小暑钱,还不是来去自由?”

  金丹地仙又问道:“你就不怕我用这已经到手的五十颗小暑钱,买你们的命?一来一回,连我在内,所有人都等于赚了两份的钱。何乐不为?”

  陈平安伸出一只手,“只管走,尽管买,你高兴就好。”

  看你不顺眼很久了,求你跑路或是行凶,我好杀你。

  金丹地仙沉吟不语,似乎在权衡利弊。

  而所有山泽野修也都在等待这位金丹的决定。

  就在此时,那头受伤惨重的黄色土牛,口吐人言,望向那一袭雪白长袍的背影,“仙师何必如此?”

  陈平安没有转身,伸手扶住腰间的养剑葫,轻声道:“我觉得你比很多人更像个人,就这么简单。从今往后,希望你继续好好修行,以后人间多出一位与人为善的金丹修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