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备

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备

  readx(); 金丹修士突然笑道:“公子原来是法家门生,难怪。rrtxt/chapter/ChaoJiZhiFangDuiHuanXiTong.html”

  陈平安不知对方为何有此误会。

  这位应该很熟悉青鸾国世情风物的地仙,笑眯眯道:“那是该切磋切磋。”

  山坳内顿时剑拔弩张。

  山泽野修习惯了翻脸不认人的场景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谁不乐意额外多赚个五十颗小暑钱?干净钱能挣当然要挣,脏钱挣的何曾少了?那些个被朝廷官府招徕的散修,或是讨要谱牒仙家一个供奉头衔的,帮助他们讨要护身符的那块敲门砖,多半就是先做一件见不得光的勾当,例如帮助朝廷刺杀敌国大将文臣,为谱牒仙师解决那些不适合亲自出手的仇杀、恩怨。

  金丹地仙悠悠然环顾四周,似乎在考察战场。

  陈平安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土牛一旦选择翻背,牵动地脉,会殃及数万百姓?”

  地仙犹豫片刻,仍是点头坦诚道:“到了我这般境界,当然知道此事。”

  对此那拨山泽野修并无太多意外。

  唯有阵师吕阳真皱了皱眉头,但是隐藏极好。

  陈平安又问:“那你能否控制地震?”

  地仙没有直接给出答案,而是笑道:“这可不简单,要么按照你朋友的说法,靠着烧钱,大范围布下法阵,稳固地脉,减轻地震动荡,要么需要练气士拥有类似骊珠的先天灵宝,并且炼化为本命物,方可‘定山伏脉’。”

  见陈平安不再问话,这位地仙再次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陈平安,“后会有期。”

  金丹修士似乎放弃了“切磋”的念头,望向那几座散修山头的主心骨,例如坐骑为五尾黑狐的黑袍老者,阵师吕阳真,各自以心声告知“分赃地点”,交付定金之外的剩余报酬,然后御风而去。

  所有散修跟随地仙离去,只是方向略有不同,想必是那位金丹修士会在不同时辰、不同地点,向四伙人依次支付神仙钱,省得有野修不患寡而患不均。

  张山峰轻轻捶了陈平安一拳,打趣道:“可以啊,把小暑钱当雪花钱使唤来着。”

  徐远霞早已站起身,收刀入鞘,用手指从上往下梳理鲜血结块的髯须,“暂时是安全了,就怕这位金丹地仙,是条心怀不轨的地头蛇,实在不行,我们就别等那场青鸾国京城的佛道之辩,早早离开为妙。”

  张山峰犹豫道:“陈平安借我的那把真武剑,还有你那把短刀,难道就留在大都督府?”

  陈平安修正道:“不是借。”

  徐远霞虽然心疼,仍是神色坚毅,“偌大一座都督府,又不会长脚,以后总有机会讨还回来,一旦大都督府是这场围杀的主谋,我们就是自投罗网,青鸾国唐氏皇帝一向桀骜不驯,那位大都督又是唐氏皇帝的嫡系心腹,我们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,而且有理说不清,人家随便泼点脏水下来,我们躲都躲不掉。”

  张山峰曾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,不然也不会弃儒学道,去山上当了道士,这趟从北俱芦洲南下远游宝瓶洲,见闻颇丰,挫折收获皆有,成熟了许多,听过徐远霞的解释后,也就不再坚持己见。

  陈平安酝酿许久,才想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,既能让张山峰和徐远霞不牵扯到自己的云诡波谲当中,又能让两人放心去往大都督府,“我在桐叶洲一家书院有机遇,得了一块玉牌,关键时刻可以拿来保命,虽说如今青鸾国鱼龙混杂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,但是有那块……等同于书院君子亲临的玉牌,寻常金丹元婴,都不太敢痛下杀手。所以我们拿回真武剑和那把短刀,问题不大。”

  处事确实讲究一个待人以诚,可如果因此陷人于险境,遭遇那种类似陈平安遇到杜懋的灭顶之灾,那就不叫赤忱了,而是没心没肺,不谙世事。

  裴钱和画卷四人已经走近。

  对于年轻道士和大髯游侠的身份,都十分好奇。看样子不是陈平安的老乡,而是之前远游路上遇到的朋友。

  魏羡四人都看得出来,年轻道士只是个境界平平的练气士,大髯刀客是个底子尚可的五境武夫,就只是这样?

  裴钱一直在偷偷打量两人,这会儿她手持行山杖,腰间交错悬挂着陈平安亲手做的竹刀竹剑,她站在陈平安身边,笑道:“道士哥哥好,刀客叔叔好,我叫裴钱,是我师父的开山大弟子!”

  徐远霞爽朗大笑,白白赚了个辈分。

  张山峰虽然被剑修本命飞剑刺透了肩头,抹过金疮药后,仍是有些脸色惨白,可是见着了这位自称陈平安大弟子的枯瘦女孩,年轻道士嘴角翘起,跟小姑娘笑着打招呼道:“裴钱你好,多大岁数了?”

  裴钱笑眯眯道:“才七岁哩,所以个儿才这么点高。”

  陈平安一板栗下去。

 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裴钱,立即哭丧着脸道:“我其实十一虚岁啦。”

  陈平安转过身,蹲下,转头望向徐远霞,“受了这么重的伤,怎么办?”

  徐远霞和张山峰一并蹲下身,大髯汉子摸着胡子沉吟道:“不说那个鬼鬼祟祟的地仙金丹,只说骑黑狐的那拨野修,心性不正,如果咱们就这么放着土牛不管,那就是早死晚死都得死,你先前有句话说得实在,谁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、大风刮来的,送佛送到西吧,暂时让它以这般真身跟在我们身边,等到伤势好转,寻一处能够隐匿身形的地脉,到时候分开不迟。不过这么一来,陈平安你肩上的担子就要重了。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这才多久没见,就这么见外了?”

  徐远霞哈哈大笑道:“客气话又不花我的钱。”

  裴钱小鸡啄米,深以为然,客气话马屁话,真不花钱。这位大胡子叔叔,应该算是自己的同道中人。

  相比裴钱,画卷四人却看得更多想的更远。

  魏羡隋右边四人,从来没有见到过陈平安会询问别人的意见,并且自然而然就听进去,一切水到渠成。需知跟他们四人这一路,打打杀杀也不算少了,隋右边都死了多少次了,陈平安的种种表现,无形中都展现出极其强硬、坚韧和主见的那一面,但是同时又对四人给予足够的尊重,便是魏羡都不得不承认,他溜须拍马所谓陈平安的“霸王之资”,其实水分不大,要是搁在藕花福地的乱世当中,说不定陈平安就是与他战场上见的对手了。

  陈平安望向那头黄色土牛,“你能否以人身现世,如果我没有记错,跻身观海境或是龙门境,应该可以变成人形吧?我有瓶疗伤的丹药,你若是以人身服用,效果更佳。”

  在离开老龙城之前,桂夫人捎人带来了一只桂木打造而成的多宝匣,里头装了十二瓶丹药,并没有一掷千金,每一瓶都是地仙所需,而是中五境每一级阶梯都最为划算实惠。

  听到陈平安的问话后,那头伤了大道根本的龙门境妖物摇摇头。

  张山峰解释道:“相较寻常的山精-水怪,它比较特殊,就像水属蛟龙一般,五行之属越是纯粹,幻化人形就越困难,像它就需要跻身金丹境才行。”

  陈平安恍然,点头道:“没事,我们这次去往大都督府,就尽量绕过大的郡城城池,挑选山水小路就成了。”

  张山峰笑道:“这个我们就熟门熟路了,这两年在青鸾、庆山国逛了不少地方。”

  等到陈平安掏出一只适合龙门境练气士服用的丹药,黄色土牛服用后一炷香,已经能够挣扎起身,虽然依旧满身纵横交错的伤口,但是行走无碍,毕竟世间土属妖物,本就以体魄坚韧、耐力惊人著称。而且这头龙门境妖物坦言,自己炼化了一只青釉山水瓶作为本命物之一,能够容纳、积蓄天地灵气,陈平安闻弦知雅意,便直截了当将那瓶灵丹全部给了黄色土牛,由着它收入本命青釉瓶内,慢慢汲取药性灵气疗伤。

  黄色土牛四足踏地后,眼眶内竟是泪水莹莹,凝视着眼前这位一袭雪白长袍的年轻人,“仙师高风,如何回报?”

  它愧疚不安道:“我在此修行两百多年,只是看中了此地龙脉,之前偶然所得两件灵器和法宝,都已经炼化为本命物,此外并无攫取任何天材地宝,仙师于我既有救命之恩,更有为我续道之德……”

  裴钱哀叹一声。

  怪我。

  怎么才出了老龙城,自己就又成了个赔钱货?在蜂尾渡那边是差一点赔了两颗雪花钱,在这山坳更是亏到姥姥家。

  陈平安笑道:“没关系,真要有心,等你伤势痊愈,结成了金丹,能够以人身远游四方,以后可以去我家乡,那边山清水秀,灵气充沛,欢迎你来做客……”

  当陈平安说到这里,徐远霞含有深意道:“何必等到结丹再去,养好了伤势,直接去你家乡便是,说不定可以直接在那边结丹,有圣人坐镇气运,还不用担心惹来地牛翻身的意外。”

  黄色土牛眼神迷茫,似有不解。

  陈平安用心思量此事是否可行,徐远霞已经笑道:“不急,还能走上一大段山水路程,先看看对不对脾气,再做决定不迟。若是性情不合,还不如留个好印象,以后有缘再会,总好过朝夕相处,结果生出龌龊,好好一桩善缘就浪费了。”

  张山峰附和道:“可行。”

  陈平安自无异议。

  一行人缓缓而行,离开山坳,去往那座名震青鸾国的大都督府。

  陈平安与张山峰和徐远霞聊了一些可以说的游历。

  两人也跟陈平安说起了青蚨坊分别之后,他们的江湖故事。

  ————

  青鸾国唐氏皇室,一贯是封王却不就藩,亲王郡王都留在京城拥有各自府邸,并且这些府邸只有居住权而无所有权,一旦失去爵位就会被宗人府收回。

  青鸾国设置有五座大都督府,除了四边四府之外,在中部地区还有一座,权力极大,负责漕运、盐铁等诸多国之命脉事务,寻常君主唯恐避之不及的“权臣握柄之害、藩镇割据之忧”,在青鸾国数百年历史上,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而且将相相宜,一直表现得让外人打破脑袋都想不通,难道这些天高皇帝远的封疆大吏,就没有一个人生出过野心?一个个恪尽职守,为唐氏皇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?

  不管如何,位于宝瓶洲东南部的这个青鸾国,宛如世外桃源,一方净土,尤其是在中部战事如火如荼之后,引发了士子南渡、衣冠弃北的数股洪流,而青鸾、庆山和云霄三国,就吸纳了数以万计的南迁豪阀子弟,其中又以青鸾国人数最多。

  现任五位青鸾国大都督,靠近边境的四位,都是靠着战场功勋或是外戚身份开府领军,唯独居中的那座大都督府,一直姓韦,现任主人是靠着祖荫世袭而来,代代相传,而且近三百年来,家族香火都是靠着一根独苗支撑,看似摇摇欲坠,可就是偏偏不倒,做了三百余年的“铁杆庄稼”大都督。

  当今这位韦都督,也就是跟张山峰徐远霞索要了真武剑、短刀的那位青鸾国权贵,在世袭罔替之后,就不再游山玩水,优游林野,而是深居简出,但是靠着早年的种种事迹传闻,在青鸾三国之间名声不小,擅长青词、草书、注释佛经以及佛像绘画,尤其是后者,有“独步一时”的说法,朝野上下,一画难求。关于这位正值壮年的韦都督,在士林文坛风评极好,被誉为风姿特秀,爽朗清举,肃肃如松下风……在京师贵妇和闺秀之中,更是好评如潮,传言这位大都督负笈游学之时,与数位世交好友一起入山访仙,他被樵夫误认为是谪仙人,磕头便拜,惊呼神仙。

  此次青鸾国京城举办声势浩大的佛道之辩,韦都督就会赴京负责京师安危,准许带兵六千精锐北上,驻扎在京畿重地!

  唐氏皇帝对此人的倚重和信赖,可见一斑。

  以至于江湖上有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,说是君臣二人有那断袖之好,要知道这次佛道之辩,云霄国严氏、庆山国何氏两位君主都会来到青鸾国京城,而韦都督带兵北上一事,能够让两位别国君主视为平常,并未反悔,更是一桩怪事。

  这一天,大都督府来了一位登门拜访的魁梧青年,没有惊动外人。

  大都督韦谅在书房内待客,韦谅如今才三十多岁,生得玉树临风。

  韦谅身居高位,但是对那位青年却很随意,既不是略带疏远的客气,也不是刻意的热情,而那位魁梧青年显然与这位大都督也是旧识,没有跟韦谅相对而坐,而是站在书架下,翻翻捡捡。

  韦谅笑道:“姜韫,看来家族对你青眼相加啊,愿意将此事交付给你。如此一来,我倒也省心省力了,到时候我在明,你在暗,相信这场春末的佛道之辩,不会有太大的风波。”

  魁梧青年正是蜂尾渡住在小巷尽头的那位,大概是离开了半个家乡的仙家渡口,将腰间炼化为本命物的铁链“腰带”施展了障眼法,免得在城镇市井惹来侧目。

  名为姜韫的青年随手翻阅一本书籍,旁白注解极多,密密麻麻,而且黑墨、朱墨相杂,显然这本书,大都督韦谅不止看了一遍。

  姜韫转头道:“老韦,你可千万别掉以轻心,你们皇帝陛下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,现在事态很复杂,除了我之外,家族内好像还会有人暗中潜伏,而且修为绝对不低。”

  韦谅笑而不言。

  姜韫有些无奈,“小小一个青鸾国,就敢举办佛道之辩,而且故意折腾出这么大阵仗,唐氏皇帝不了解三教之争的凶险,老韦你会不清楚?我们云林姜氏,当初是怎么迁徙到宝瓶洲的?我这次离开蜂尾渡,一路上专门挑了些热闹地方,说句不夸张的,如今满大街的练气士,地方上犹然如此,更不用说你们京城,你们是真不怕啊?”

  韦谅将一只木盒放在桌上,打开后,顿时寒光盈室,他从木盒中抽出一把“文-刀”,微笑道:“你是因为师承的关系,所以会对山泽野修怀有一份同情,我可不会如此,春末之前,只要是有案底在的散修,不管是在青鸾国境内犯事,还是在别处,我会捞网数次,是死是活,规矩行事,一颗老鼠屎尚且能够坏了一锅粥,更何况是一窝窝的入境蛇鼠。”

  名人雅士的书案文-刀,虽是蕞尔小物,可却是被视为“君子武备”。

  韦谅身前桌上的这只木盒内,整整齐齐摆放着将近十把“祖传文-刀”,大致分为岁月悠久的书刀,和裁剪宣纸的裁纸刀这两种。

  前者又名削刀,上古时代只能以竹木简记载文字,修治简牍的小刀,就叫书刀,最早是青铜制,后来是铁制,如今的种种珍贵材质,其实更多是供人把玩、收藏之用,已经失去了最早的功用。

  韦谅此刻双手各持刀,是两把裁纸刀。

  一把贴竹黄裁纸刀,桌上刀鞘篆刻有“贞松堂制”。

  一把白玉雕龙纹鎏金“工官百炼”刀。

  姜韫放回书籍,叹了口气,神色复杂,“所以你就设局一口气杀了那么多野修?”

  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我收拾那些山上谱牒仙师比较费劲,没有直接打杀这些野修就算他们坟头烧高香了,当然,之所以大费周章,我也有些私心,不过其中好些个墙头草,如今已经成为我府上的耳目,之后会发挥不小的作用。你看,世间以准绳行事,便是如此简洁明了。”

  言语之间,韦谅始终没有抬头,凝视着那把纹路精美的“工官”刀,然后以竹刻刀轻轻敲击此刀,声音清脆,闭眼倾听,十分享受。

  姜韫虽然与韦谅私交颇好,仍是有些恼火,“你就不在乎自己所行之法,是正法还是恶法?”

  “恶法依旧是法嘛。”

  他睁眼后,神色云淡风轻,转移话题,笑道:“不谈这些注定是鸡同鸭讲的事情,我这次出门,遇到了一位与我同门的法家子弟,极有意思,他的朋友,还留了两样东西在我府上,你要是感兴趣,可以多待几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