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三百七十七章 吃臭豆腐呦

第三百七十七章 吃臭豆腐呦

  readx(); 竟然在一座山野湖泊之畔,找到了一间废弃多年的竹屋,原貌依稀可辨,想必当年建造之初,十分精致,多半是出身富贵的隐士出资建造,并且一定喜好垂钓。rrtxt/chapter/ChaoJiZhiFangDuiHuanXiTong.html

  一行人就在此落脚,各有分工,陈平安去砍了两只纤细的老龄竹竿子,一长一短,回来的时候朱敛已经点燃篝火,陈平安蹲在火堆旁,借火慢慢熏烤竹竿,用以增加鱼竿的韧性,不然水中大物见了光亮,稍稍一拽,竹竿就绷断了。陈平安将那只短竹竿交给裴钱,要她跟着自己学。

  竹屋内,朱敛在跟大髯汉子切磋学问,两人坐得离众人有些远,朱敛似乎在显摆那本荀姓老人赠送的“神仙书”,男女打架,大汗淋漓。

  年轻道士在与卢白象席地而坐,手谈对弈,魏羡蹲在一旁,依旧等待着胜负的水落石出。

  那头黄色土牛在竹屋附近的山林望风。

  面对此方清秀山水,趁着四下无人,隋右边离开了竹屋,在好似竹筏的“房基”边缘,脱了靴子,坐在那边,将一双雪白玉足放入水中,痴心剑横放在膝,双手按在剑鞘首尾两端,眺望远方,山野的清新气息,沁人心脾。

  做成了长短两只鱼竿,陈平安甩了几次,试看弧度大小,裴钱站在旁边依葫芦画瓢。

  一大一小师徒二人,来到竹屋外边,陈平安开始系上鱼线鱼钩,裴钱依旧有样学样,只是有些细节做得差了,陈平安就会帮她重新捆线打结、系紧鱼钩。

  然后带着裴钱去远处湖边掀起石块,在底部寻找一种形若蝼蛄的水生鱼虫。

  最后陈平安却没有钓鱼,只是让裴钱独自垂钓,他将长鱼竿收入了郑大风赠送的咫尺物玉佩当中,那里边,既有破旧了却没有丢弃的草鞋,鱼钩鱼线这类不起眼的市井物件,又水井仙人酿这些稍微值钱的酒水,还有那张泛黄的梧桐叶,据说里边装着两套脱胎于太平山、扶乩宗的护山大阵,和一大堆桐叶宗偿还的谷雨钱。

  裴钱是个天生耐心不太好的,只是有陈平安陪在身边,加上这么长时间抄书练字,多少也熬出些性子,就安安静静盯着水面的动静,恨不得下一刻就能把一条百来斤的大青鱼硬生生拖拽上岸。

  陈平安在思考撼山拳谱的第四式,被命名为天地桩,是个口气极大的拳桩,除了详细介绍了真气运转方式外,这个动静结合的拳桩,姿势实在是古怪了点,三种境界,要求研习撼山拳的后世人,倒立练拳,分别以手掌、拳头和一根手指作为支撑点,然后“行走”。

  关于天地此拳桩,书中豪言,顶天立地大丈夫,习我拳法者,要教那天地随我拳而翻转。

  难怪光脚老人当初翻阅过撼山拳谱后,说这本拳架平平的秘笈,除了口气大心气高,一无是处。

  陈平安轻轻一拍地面,身形飘逸翻转,以一只手掌抵住竹排地面。

  裴钱转过头,看到这一幕后,就想要笑。

  倒立的陈平安当下空闲那只手,指了指水面,示意裴钱专心钓鱼。

  裴钱老老实实转过头,陈平安变掌为拳,以拳头“立地”,再以仅仅一根手指撑起,身形微微拔高,以撼山拳此桩的真气运转,从头到尾,并无难处。

  陈平安闭上眼睛,除了一根手指撑地之外,另外那只手双指并拢在身前,阿良传授的剑气十八停,最后那道十二、十三停之间的瓶颈,将破未破,陈平安原本并不着急,只是在老龙城灰尘药铺教的裴钱十八停,离开蜂尾渡后没多久,裴钱就用只挣了三两颗铜钱的口气,小小雀跃,又没觉得有多了不起,跟陈平安说她已经可以自由运转到十二停了,这让陈平安有些无奈,只得继续叮嘱裴钱戒骄戒躁,脚踏实地。

  陈平安难免有些着急,或者说是忧心。

  若是裴钱以惊人的速度武道攀登,总有一天,她这位玩笑性质的开山大弟子,会与师父陈平安并肩而行,再往后,就会愈行愈远,她会独自登高,俯瞰人间。

  弟子不必不如师,这是陈平安对郑大风亲口所说,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更是文圣老爷劝学篇里的经典论点,陈平安并非在意裴钱的武道比自己走的更远更高,陈平安却要担心自己是裴钱的传道人和护道人,若是裴钱将来有一天大道走歪了,自己又该如何自处?像是当初丢出那把蛇胆石的蛟龙沟年幼蛟龙,淡然说出一句“若是孽缘,一剑斩之”?他陈平安做得到吗?退一步说,即便有此冷硬心性,可那时候裴钱武学之高,说不定让他陈平安难以望其项背,又如何能够了断?

  在藕花福地,在东海老道人的带领下,走过千山万水,曾经以旁观者看过了一场庙堂上的君子朋党,八十年间,是如何从忧国忧民、经济百姓,一步步到风气转浊,风骨腐蚀,人人以君子标榜,既已是君子,何来瑕疵?只要一人在朝堂落难贬谪,全然不问是非,庙堂上义愤填膺,怒斥政敌,人人安慰那位“良朋挚友”,为他折柳送行,为他举杯饮酒慰风尘,为他感慨人心不古、豺狼当道,江湖之远的那士林文坛,专门会有弟子门生引领风向、给政敌编撰种种或香艳不堪、或捕风捉影的野史。

  陈平安既然有了开宗立派的心思,便要杜绝这种最糟糕的局面。

  若是连身边最近的裴钱都没办法教好,陈平安凭什么敢说自己将来的那座门派,在千百年后,不是第二座桐叶宗?自己不是第二个杜懋?

  读书知礼,习武强身。

  这是陈平安对裴钱的初衷。

  一般情况,这就像是在用两条腿走路,四平八稳,并无问题,可关键是裴钱习武天赋太高,武运太高,总有一天,只要她觉得书上道理只是应付陈平安的苦差事而已,一旦她有天觉得与人讲道理,实在太烦且无趣,她会觉得我有拳法,腰有刀剑错,处处顺本心顺己意,不讲慎独,不懂得克己复礼,陈平安之前为了能够让世间多出一头与人为善的金丹大妖,花费了五十颗小暑钱也不皱眉头,那么将来他亲手造就了一位只讲立场利益、莫与我谈对错是非的九境武夫甚至是十境武夫,陈平安别说是五十颗小暑钱,恐怕五十、五百颗谷雨钱也无补于事。

  陈平安以倒立姿态,闭眼沉思,翻来覆去,都没有想出两全其美的答案。

  难道真要因为未来的那个“万一”,就亲手打断裴钱如今的武道之路?

  先前在山坳内,面对包藏祸心却终究尚未造就惨剧的山泽野修,陈平安说“难在最坏的结果没有出现,所以道理还能再讲”,不然陈平安何须那般迂回,各凭本事厮杀便是。

  这是陈平安在边陲客栈一役提出“扪心自问”后,经过老龙城一役,通过女冠黄庭了解了桐叶宗山门的后续变故,陈平安做出的一些改变,因为陈平安觉得应该小退一步,因地而异因人而异,多在这“一小步”上做学问,多琢磨些,不然世人处处以“问心无愧”作为借口,是非混肴犹然多。

  正愤懑鱼儿如何如此不赏脸的裴钱,突然摸着微微疼的脸颊,却发现隋右边朝她使眼色,裴钱顺着隋右边的视线,看到了不远处的陈平安,眉头紧皱,与平时不太一样。

  隋右边收起以水珠轻弹裴钱脸颊的手指,继续举目远望。

  裴钱轻轻放下了鱼竿,蹑手蹑脚来到陈平安旁边,蹲在那儿,凝视着师父的眉头。

  难道是师父后知后觉,这会儿才开始心疼那五十颗小暑钱打了水漂?

  陈平安睁开眼,看着那张经常风吹日晒尚未变白的黑炭脸庞,笑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裴钱想了想,“师父,有愁心的事?给我说说呗。”

  陈平安手腕微微用力,身形颠倒,变回正常站姿,然后盘腿坐下,有些犹豫不决。

  事情太远,道理太大。

  如今裴钱会不会年纪太小了些?自己的言语和情绪,会不会像是沉甸甸的巨石,压在她的肩头?

  陈平安摘下养剑葫,喝了口小炼药酒,山水相逢的清风轻轻拂面,这让陈平安的心境略微轻松些。

  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

  陈平安喝过了酒,笑眯起了眼,在心中自嘲自己,如今是不是有那么点读书人的意思了?

  他转过头,笑道:“与你有关,想不想听?”

  裴钱咽了口唾沫,立即开始反省自己这一路上,做了哪些顽劣事情,大概已经知道不是一两个板栗砸在脑袋上的小事,于是苦着脸道:“能不能不听?等我岁数大一些,再记事些,师父再说与我听吧?”

  陈平安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“不涉及什么好事坏事,就是我的一些心里话,不用担心吃板栗揪耳朵。”

  没了负担的裴钱立即端正坐好,正对着侧身而坐的陈平安,她眼眸含笑,扶好腰间那两把竹制的刀剑错,装模作样道:“师父请讲!弟子洗耳恭听。”

  陈平安笑着也稍微转身而坐,两人相对而坐,问道:“如果有一天,你的刀法剑术,还有拳法,都比师父厉害了,然后碰到一件事情,师父说对,你觉得是错,怎么办?”

  裴钱毫不犹豫道:“听师父的呗,还能咋的。”

  陈平安微笑道:“再用心想一想。”

  裴钱开始挠头,愁眉苦脸道:“可我就是觉得师父说对的,就是对的啊,说错的,就是错的啊。”

  陈平安默不作声。

  裴钱就只好继续瞎琢磨,胡思乱想,神游万里,反正师父好像也不着急。

  裴钱突然笑问道:“要是将来有一天,我比师父还厉害,那得是多厉害?”

  陈平安说道:“比如黄庭嘴里的杜老贼,桐叶宗的杜懋,飞升境修为。”

  陈平安笑着补充道:“我们暂时只说修为,不谈善恶。”

  裴钱张大嘴巴,惊叹道:“乖乖,这么厉害的话,家里肯定有金山银山吧,数钱数的过来吗?数钱太累,可不数清楚的话,就会害怕被人偷走几颗啊,唉,有钱人的烦恼,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呢……”

  陈平安看着越来越揪心的黝黑小女孩,哑然失笑,身体前倾,轻轻拍了拍裴钱的脑袋,“我家乡有位兵家圣人,打铁铸剑的阮师傅,回头来看,有一点他做得真是很好,就是关于收徒一事,阮师傅不会只看资质,而要看是否同道中人,是否能够大道同行,而不是找一些天赋极好却心性不合的弟子,或是找一些只会师父与人起了冲突,就奋然挺身、只管打打杀杀的徒弟。”

  裴钱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。

  陈平安继续道:“回到最早的那个问题,如果你跟师父起了争执,应该怎么做呢?不是一味觉得师父全对,师父不是圣人,也会犯错。我们应该像今天这样,你我对坐,然后将各自的对错和道理说清楚了,听那个有道理的人。我陈平安不会以你裴钱师父的身份,压你的道理,你裴钱那时候如果很厉害了,可以随手一拳打死我,也不可以凭借修为之高,随心所欲,不管我陈平安与你说的道理。”

  裴钱泪水莹莹。

  其实听不太懂,可她总觉得这是件很伤心的事情。

  尤其是当裴钱听到陈平安说那句“随手一拳打死我”,裴钱都快要伤心死了。

  裴钱委屈得转过身而坐,偷偷流眼泪,不去看这个胡说八道的陈平安。

  陈平安坐回原位,面向湖水,春风吹皱起涟漪,伸出手掌,一次次拔高,“道理其实分高低的,就像我之前在山巅花圈子,也分大小。师父曾经在一个叫彩衣国的地方,一座破庙里头遇到的一头小狐魅,喜欢读才子佳人小说,捣乱吓唬人,从不真正害人,反而会帮着遮蔽风雨。这次我们又遇见了那头宁死不翻背的黄色土牛。那么这是不是说,妖族攻打剑气长城,我们可以跳过那些剑尖千万年向南的剑修之壮烈牺牲,去怜悯、去质问剑修为何如此残忍,难道妖族之中就不曾有良善之辈?”

  裴钱还背对着陈平安,抽着鼻子哽咽道:“这个我知道,这些人不分对错先后,不分道理大小。”

  陈平安一下子一手画了个最大的圈,一手手掌高过头顶,“但是文圣老爷,还有传闻帮助人族铸造大鼎、绘制搜山图的白老爷,我觉得他们才有资格讲一讲‘天经地义’的道理,我们差得远呢,可是为什么他们会有自囚功德林,会被关押雄镇楼内?是不是因为这样,我们就觉得讲理无用了?天地间就真没有善恶之报了?”

  裴钱转过身,坐在了陈平安身边,低头道:“可是有些坏人,就是过得比好人还要好啊。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所以在南苑国京城,心相寺的老和尚,就说了,这个世界亏永远欠着好人。”

  裴钱小声问道:“怎么办呢?”

  陈平安没有喝那养剑葫里的小炼药酒,而是从咫尺物中掏出了一壶桂花酿,打开后,抿了一口酒,微笑道:“大概在书上等着咱们去找吧。”

  远处山林中,黄色土牛匍匐在地,若有所思。

  隋右边虽然脸色淡漠,实则一直竖耳聆听。

  裴钱擦了擦眼泪,笑道:“师父,上次离开蜂尾渡没多久,煮饭那会儿,你家乡那支乡谣曲儿怎么哼来着,怎么没词呢?再哼哼呗,我很想学。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那是我最好的朋友教我的,可以随便瞎编内容,在家乡那边,可以用来调侃骂人,用来劳作时放松,也可以用来……佐酒。”

  陈平安喝了一口桂花酿,开始小声哼唱起来,笑着伸手指向了裴钱,“店小二,我读了些书,认了好些字,攒了一肚子学问,卖不了几文钱。”

  哎呦。

  是说她裴钱呢。

  裴钱高兴坏了,忍不住脱口而出道:“臭豆腐好吃买不起呦!”

  陈平安会心一笑,“山上有魑魅魍魉,湖泽江河有水鬼,吓得一转头,原来离家好多年。”

  裴钱附和,“吃臭豆腐喽!”

  陈平安又喝过酒,随手指向了别处,不凑巧,刚好是隋右边那边,也无所谓了,“哪家的小姑娘,身上带着兰花香,为何哭花了脸,你说可怜不可怜?”

  裴钱使劲点头,“吃不着臭豆腐真可怜呦!”

  陈平安眯眼而笑,手指指向高处,轻轻哼唱道:“试问夫子先生怎么办,树枝上挂着一只晒着日头的小纸鸢。”

  裴钱捧着肚子大笑,“吃臭豆腐呦,臭豆腐香呦!”

  竹屋那边,张山峰和徐远霞相视一笑。

  朱敛闭眼而笑,摇头晃脑。

  卢白象轻轻拍打着膝盖。

  隋右边破天荒没有生气,反而捂嘴而笑,笑眯起了眼。

  魏羡托着腮帮,歪着脑袋,不知何时已经蹲在了竹屋门口,望着黑炭小丫头的背影。

  师徒两个,一唱一和,在青山绿水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