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云局

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云局

  readx(); 拂晓时分,陈平安刚练完了天地桩,睡眼惺忪的裴钱就在外边敲门,过去开门,陈平安见到一个神色萎靡的黑炭丫头,看来昨晚崔东山那番好心提醒,把裴钱吓得不轻,陈平安便让她在自己屋子补个觉,裴钱如获大赦,倒头就睡,帮裴钱捂好被子,陈平安坐在桌旁翻看青虎宫地仙陆雍赠送的那本炼丹书,虽是阐述炼丹一途,可毕竟是元婴修士的独门秘籍,对于大道多有精妙心得,陈平安每次静下心来研读,皆有收获,当得起“开卷有益”四字。rrtxt/chapter/caishendushixing.html

  客栈简陋,一日两三餐,都需要下榻行旅客人自己出门解决,从掌柜到伙计,都是气性大的,陈平安一行人入住之时,就看到客栈跟一伙行脚商贾骂骂咧咧,互相嫌弃,不过陈平安这边有崔东山、卢白象和隋右边三人镇场子,客栈看菜下碟,相对要热络许多,主动推荐了几样当地美食。

  陈平安带着补完回笼觉的裴钱一起出门,吃过早饭,还带了一份,他没有返回屋子,在客栈门口,交待裴钱将吃食捎给崔东山他们之外,还要她告知他们要在县城逗留两天,他要一个人走走逛逛,裴钱自然乐得歇脚休息两天,不用赶路,就意味着不用枯燥乏味的六步走桩,美得很。

  在陈平安独自逛荡县城的时候,崔东山与画卷四人领了裴钱带回的早点,碰头进餐,崔东山一脸感激,说这是先生在帮着学生查漏补缺,用心良苦,这般为学生着想的先生,上哪儿找去。裴钱不敢顶嘴,只敢腹诽,什么查漏补缺,明摆着是对你做事不放心好不好。

  吃过了早点,崔东山心情大好,对裴钱笑道:“会不会五子连珠棋?咱们小赌怡情,输赢一把,就一颗铜钱,如何?”

  裴钱下过五子连珠棋,是卢白象教她的小把戏,规矩简单,裴钱经常拉着魏羡,借用卢白象的棋墩棋子,在棋盘上杀得昏天暗地,两人有来有回,比起卢白象和隋右边对弈时的沉闷无趣,裴钱和魏羡就下得很热闹了,落子时一个比一个劈啪作响,气势十足,恨不得在棋盘上砸出个窟窿来,看得卢白象后悔不已。

  跟魏羡这个臭棋篓子对弈,裴钱赢多输少,一占上风就喜欢得意忘形,一落下风就要悔棋,所幸魏羡不太计较胜负和棋品。

  这会儿听崔东山说要赌棋,裴钱使劲摇头,她又不傻,哪怕崔东山说要跟卢白象学下棋,可五子连珠棋这种没有门槛可言的旁门小道,裴钱还真没有信心能赢钱,毕竟像老魏这么榆木疙瘩的笨蛋,世间少有。

  崔东山笑呵呵道:“咱俩下棋,你我作为先生的弟子门生,当然不能伤了半点和气,谁输谁赢钱!”

  裴钱眼睛一亮,输一盘棋还能赢一文钱,天底下竟有这等美事?

  于是在裴钱屋子,卢白象拿来了棋具,崔东山跟裴钱这对暂时没有分清楚辈分的同门,下起了有糟蹋棋盘嫌疑的五子连珠棋。

  画卷四人心有灵犀地一旁观棋。

  裴钱胡乱落子,先后两颗棋子之间,隔着十万八千里远。崔东山下得同样没有章法,有些时候跟在裴钱棋子的屁股后头,有些时候则东南西北各一颗,玩起了一些围棋的粗浅入门定式,看上去是裴钱输面更大,只是当棋盘空地越来越狭窄的时候,裴钱就既心疼又惊讶地发现,自己越来越容易五子连珠,等到棋盘满是犬牙交错的黑白棋子后,裴钱竟然赢了,无论她如何落子,都是五子连珠的壮烈局面。

  就这样憋屈窝囊地输掉了一文钱,裴钱悔青了肠子,恨不得把棋盘吃进肚子,悔棋悔棋。只是瞥了眼对面跷二郎腿嗑瓜子的崔东山,她没敢耍赖。

  崔东山斜眼看着棋局,惋惜道:“棋输一着,棋输一着,看来我赌运比你略好些。不然咱们再下?如果嫌弃一副棋盘,无法让你裴钱棋力尽显,咱们可以再加一二三只棋盘,但是每加一副棋,赌注就得加一颗铜钱,我呢,只要赢了棋,就立马掏腰包给你钱,但是你裴钱可以随便加棋盘,直到输了赢钱为止,还算公道吧?”

  裴钱犹豫道:“可是桌面搁不下两副棋盘啊。”

  崔东山指了指地面,“咱们在地上下棋,怕什么,棋盘多了,下到屋外廊道都可以,对吧?反正棋盘越多,你赢钱越多。我知道你记性好,我也凑合,咱们让卢白象或是隋右边,去跟客栈借两块木炭,到时候我用炭笔画棋盘,咱们就不用棋子了,如果谁记错了,也算输。”

  裴钱转头,看了眼老魏,魏羡大概是觉得这种求输的下法,太脑子进水,直接走了,朱敛更是翻着白眼离开屋子。

  倒是两个曾是藕花福地国手的棋道高手,卢白象果真去借了木炭返回,隋右边神色漠然站在一旁,他们两人反而耐着性子留在了屋子,陪着蹲地上那师出同门的一大一小瞎闹。

  裴钱的记性之好,陈平安和画卷四人早就心里有数,可谓出类拔萃,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,无论是陈平安,还是棋力卓绝、复盘熟稔的卢白象,都自愧不如。

  所以用完了两盒棋子后,裴钱和崔东山除了比拼谁更不要脸外,更在比拼记性。

  地上已经用炭笔画了另外两副棋盘,裴钱如果不多加一副,还是会赢棋,所以不得已又让崔东山再画一副。

  卢白象默默离开屋子,隋右边紧随其后。

  廊道中,隋右边问道:“看得出深浅吗?”

  卢白象摇头道:“五子连珠棋太过简单,再画十副棋盘,裴钱还是试不出此人的棋力强弱。”

  隋右边问道:“如果你不再藏掖,选择倾力而为,我们差距有多大?”

  卢白象笑道:“说实话,你应该没办法让我下出手筋棋。”

  所谓手筋,就是棋盘上的妙着,多出自势均力敌、厮杀激烈的棋盘局势,治孤,屠大龙,容易出现这类神仙手。

  卢白象的言下之意,他只需要按部就班,好似砖瓦匠那般一路“铺棋”,四平八稳,就可以稳赢隋右边。

  隋右边没有什么感受羞辱的恼怒,棋盘上的棋力高低,真真切切就摆在那边,这一路行来,经常与卢白象对弈,隋右边不是推枰,便是投子,世间围棋国手,几乎都不会说“我输了”三字,可推枰投子便是两种无声的认输。隋右边虽然胜负心极重,可手谈一事,本就被她视为闲余小道,输赢不会影响远远大于棋术的剑道,所以隋右边还算输得起。

  而且按照朱敛偶然谈及的“后世棋坛”,藕花福地各国棋待诏和顶尖国手,对于早年魔教开山鼻祖的卢白象棋力,推崇备至,可能选出最强手,各朝各代各个流派的棋道高手,还会有些分歧,可如果从藕花福地历史上选出前三甲,卢白象必然有一席之地。足可见卢白象在棋盘上声誉之高。

  其余两人,一位是被称为千古棋圣的王继元,一位是事后被证实为谪仙人的“黄”,也是松籁国湖山派的中兴之祖,是俞真意的师祖,正是此人凭借宗门巨大声望和自身无敌于世的棋力,废除了座子制,使得藕花福地的棋坛出现了一道分水岭,从此分为古棋派和新棋派,王继元小了黄六十岁,黄在古稀之年就不知所踪,故而两人不曾有机会手谈一局,关于不同时代的三人棋术孰高孰低,后世弈林宗师们吵得不可开交,卢白象无疑是古棋派的巅峰,王继元则是新棋派的顶点,更是各种定式、飞刀集大成者,所以既有人坚信王继元如果有机会对上卢白象,绝对能够让二子,卢白象根本就没资格与千古棋圣王继元平起平坐,但是精研古棋谱的棋坛高手,则扬言只要让卢白象熟悉新棋派三两个月,再去与王继元对弈,无非是多出个纳头便拜的棋圣弟子而已,总之众说纷纭,由于之后再无与三人棋力大致相当的国手出现,更没有谁给出足够服众的公允评价,所以关于三人棋力高低,注定成了一桩没有结果的悬案。

  隋右边突然说道:“别输给那人。”

  卢白象微微笑道:“拭目以待吧。”

  而裴钱屋内,崔东山蹲在地上嗑着瓜子,裴钱皱着脸,泫然欲泣。

  她即将输掉六颗铜钱了。

  崔东山安慰道:“炭笔还足够,胜负未定,再画一副便是,赌大赢大。”

  裴钱抬起手臂抹了把眼眶,从袖子里掏出桂姨赠送那只当做钱袋子的香囊,从里头摸出七颗铜钱,这些可都是她的血汗钱,她攥紧铜钱,犹犹豫豫站起身,轻轻放在桌上,可怜兮兮望着姓崔的家伙,希冀着他拿出神仙风范,扬长而去,不曾想崔东山笑嘻嘻走到桌边,伸手一抹,铜钱就没影了,崔东山这才往屋门口走去,转过不忘笑着提醒道:“记得把棋具还给卢白象,还有将地上的痕迹擦掉,不然给陈平安知道了咱们赌钱,会骂我狗血淋头,再让你抄书抄到断了胳膊,至于钱嘛,愿赌服输,陈平安可不会帮你讨要回去。”

 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,大摇大摆离去,“今儿真是个好日子,挣了钱出门买糖葫芦去喽。”

  裴钱站在桌旁,哭惨了。

  崔东山突然倒退而走,身体后仰,探出一颗脑袋,笑道:“裴钱,我不是要跟卢白象学下棋嘛,就打算讨个好兆头,你接下来每喊我一声棋仙,我送你一文钱。”

  裴钱眼睛一亮,一溜烟跑出门槛,屁颠屁颠跟在崔东山后头,殷勤喊起了棋仙。

  不到一个时辰,除了将棋具交还给卢白象,一遍遍喊着棋仙,裴钱已经哑了嗓子,两人回到她屋子,裴钱咿咿呀呀,她说不出一个字来,她便笑脸灿烂地伸手讨要,见崔东山没反应,她赶紧在桌上写了一个数目。

  崔东山微笑道:“骗你玩呢。你真信啊?”

  裴钱崩溃了,又说不出话来,只能张牙舞爪。

  崔东山眯起眼,伸手戳向裴钱那双眼眸,“再叨叨,你不但暂时成为一个小哑巴,还会变成瞎子。陈平安再生气,也不能打死我这个学生吧,可你就惨了,成了个小瞎子,这辈子还有啥盼头,是不是这个理?”

  崔东山站起身,假装瞎子伸手乱摸一通。

  裴钱黑着脸,抿起嘴唇,又不敢抄起行山杖打死这个王八蛋,她越想越绝望,神色呆滞,一屁股坐在床沿上,心如死灰,泪如雨下。

  崔东山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颗银锭模样的东西,轻轻抛给裴钱,“看你识趣,借你玩几天,如果我学棋顺利,说不定心情一好,就送你了。不过我跟卢白象下棋的时候,记得先还我啊。”

  裴钱双手捧着沉甸甸的银锭,蓦然破涕为笑。

  崔东山再次离开。

  裴钱将那颗大银锭放在桌上,横看竖看左看右看,百看不厌,正琢磨着怎么将这颗银锭变着法子留在手上,她突然瞪大眼睛,只见“银锭”竟然开始蠕蠕而动,然后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蚂蚱,往窗口那边蹦跳而走,一下子就没了踪迹,裴钱回神后,立即爬上窗口,一跳而下,开始在后院苦苦寻觅“银锭”,足足找了半个时辰的杂草丛、墙根、石头缝隙,最后还开始用手挖地,到头来,仍是没能揪出那只变成“虫子”的银锭,精疲力尽的裴钱呆呆坐在泥地里,这回是连哭的气力都没了。

  等到陈平安从文庙那边逛了返回客栈,就看到裴钱一个黯然神伤的消瘦背影,喊了几声她都没反应。

  陈平安只得从窗台那边跳出去,裴钱僵硬转头,瞧见了陈平安后,耷拉着脑袋,双手死死攥住衣角。

  陈平安叹了口气,返回屋子,直接去找了崔东山,很快就站在窗口,对裴钱喊道:“七颗铜钱,你有本事就自己赢回来,赢不回来就认输,不过崔东山这颗名叫‘虫银’的银锭,你可以拿着玩,他什么时候说要收回去,你还是得照做。”

  裴钱虽然还是伤心伤肺,可仍是麻溜儿站起身,爬上窗台,跳在地上,捧起双手,小心翼翼接过那只恢复银锭模样的“虫银”。

  陈平安一把扯过裴钱耳朵,将她拎到桌旁,“出息了啊,都会跟人赌博了?”

  裴钱战战兢兢坐在桌旁,双手死死捂住虫银。

  陈平安问道:“这么喜欢赌钱,那我就把竹箱里头的多宝盒拿给你,反正你现在家底挺丰厚,你跟崔东山还可以赌很多次,是我帮你去拿,还是你自个儿去?”

  裴钱神色慌张,使劲摇头。

  陈平安一拍桌子,“去拿多宝盒,以后自己背着!”

  裴钱狠狠转过头,板着脸,既不哭也不求饶,不看陈平安也不听他说话。

  陈平安气得不行。

  裴钱一咬牙,将手中那颗银锭猛然丢出窗外。

  陈平安站起身,去隔壁屋子打开竹箱,将多宝盒翻出来,回到裴钱屋子,丢在桌上就离开。

  不曾想片刻之后,陈平安刚在屋内喝了口药酒,裴钱就捧着多宝盒飞奔进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多宝盒塞进竹箱,然后跑了。

  陈平安又拿出多宝盒,走去隔壁,不料裴钱已经将屋门栓死。

  陈平安一阵火大,恨不得一脚踹开屋门,再把这个家伙和多宝盒一起丢到客栈外边。

  陈平安在门外站了片刻。

  门里边,栓了门的裴钱,则用后背死死抵住屋门,抬起两条纤细胳膊,用手背遮住黑炭似的小脸。

  客栈屋顶上,那个罪魁祸首的白衣少年仰面而躺,脑袋枕在手臂上,似笑非笑。

  卢白象在屋内潜心打谱。

  是在浩然天下极负盛名的,彩云十局,以此衍生演化而出的各类棋谱,有人专门“手割”彩云局,有人只深究彩云十局的精妙死活,据说此谱,不知养活了多少跑江湖的野棋高手。

  只论下棋,卢白象在藕花福地已无敌手,初到浩然天下,对于棋道一事,自视甚高,只是当他无意间拿到这本后,才知道何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越是钻研,越体会到对局双方的棋力幽深,且不提那位“奉饶天下棋先”的白帝城城主,只说有资格与这位魔道巨擘对弈于彩云间的高人,虽然输得极多,可是不看白帝城的每一次“后手”,单独拿出这位高人的布局,步步精彩,简直要教后世所有打谱之人只觉得一阵阵风雷声,透出纸张,扑面而来,让人窒息。

  以至于卢白象又辛苦搜寻、收集了这位高人的大部分对弈棋局,最终得出一个结论,此人棋术,堪称“无瑕近道”,浩然天下的棋道宗师,大多对此人的评价极高,大致有三点,一是以有损局部形势、谋取大局的眼光,打破了金角银边草肚皮的既有定论,二是此人行棋虽然偶有锋芒毕露、杀伐血腥的路数,可总体上此人当得起“气韵冲淡,尽精微致高远”的赞语,三是此人开创了大雪崩内拐式、天下第一小尖在内的诸多奇妙想法,虽然之后百年,多已被棋道高人一一破解,或是直接在彩云十局当中,初次面世,就被白帝城城主看透,可是通过彩云谱的所有观棋之人,不得不震撼、惊艳此人的奇思妙想,给人感觉,就像是此人与当世所有棋手,完全不是在下同一种棋。

  之所以输给白帝城城主,卢白象只能说是此人生不逢时,恰好遇上了这么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怪物,源于后者“已然得大道”。

  卢白象翻覆研究这本,思来想去,大概只能用“无错手,无昏招”,来形容这位声名狼藉的儒家高人。

  卢白象曾经对陈平安笑言,这辈子最大的希望是能够去游历白帝城,可卢白象内心深处,最想对弈之人,不是白帝城城主,而是这个昔年文圣首徒的“崔”,崔大先生。

  卢白象放下棋谱,叹息一声。

  白帝城应该能去成,早晚而已,可是能否与崔手谈十局,就相当希望渺茫了。

  虽然崔如今正是陈平安家乡所在大骊王朝的国师,可是以棋观人,就大致看得出此人心气极高,他卢白象即便见得着他崔的面,也极难如愿手谈。

  因为卢白象自知棋力还不够。

  只是后世因人毁棋,尤其是桐叶洲和宝瓶洲,对于这位崔大先生的棋力评价,刻意拉低了许多。

  卢白象对此人留给后人的三句豪言壮语,心神往之。

  “先手怎么下都没有关系。”

  “官子局就是打扫战场,谁要说官子无敌之类的言语,贻笑大方罢了。”

  “黑棋学那马擂,白棋学我崔,让子棋学白帝城城主,学马擂者,可学七八分,学崔之人,可学五六分,学白帝城城主,学了也白学。”

  卢白象深呼吸一口气,瞥了眼桌上的棋盘,就要起身去找那崔东山,估计三局两胜制,就可以试出此人的斤两。

  当卢白象走出屋子,发现魏羡神色古怪地走回屋子。

  卢白象拐过廊道去稍远一些的那间屋子敲门,魏羡站在岔口上,问道:“找崔东山?”

  卢白象点点头。

  魏羡摆手道:“不用去了,这家伙也跟朱敛打了个赌注,这会儿已经离开了县城,隋右边跟着去了。”

  卢白象疑惑道:“赌什么?”

  魏羡说道:“崔东山说要跟朱敛过过招,只要朱敛赢了,他就拿出一件咫尺物送朱敛,如果朱敛输了,以后每天给他崔东山做顿宵夜。”

  卢白象笑道:“朱敛竟然答应?”

  魏羡犹豫了一下,挠挠头,“朱敛起先当然没答应,毕竟裴钱给坑得那么惨,朱敛也怕步后尘,可是崔东山说他可以站着不动。朱敛仍是不点头,那家伙又说他手脚都不动。朱敛便问他是不是地仙剑修,崔东山说自己绝对不是剑修。于是朱敛就答应了。隋右边跟着去看热闹。”

  只过了半个时辰,崔东山就嬉皮笑脸返回客栈,身后跟着脸色古怪的隋右边,当然还有灰头土脸的朱敛。

  朱敛径直去了自己屋子,砰然关门。

  在屋内静坐的卢白象没有多问,隋右边走入屋内,相对而坐,对卢白象说道:“崔东山说他很快就过来跟你学棋。”

  卢白象笑问道:“朱敛怎么输的?他不是前不久才偷偷摸摸跻身了八境武夫吗?”

  隋右边无奈道:“那家伙的确纹丝不动,只是此人……身上法宝有点多,从头到尾,朱敛就没能近身十丈之内,就跟遛狗似的。便是我对上此人,同样比朱敛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  卢白象给隋右边倒了一杯茶,隋右边却没有饮茶,摇头道:“你们下棋,我就不看了。”

  卢白象笑问道:“怎么,觉得我胜算不大?”

  隋右边站起身,“我没觉得此人棋术有多高,只是相信一件事,只要他跟人赌,似乎就不太会输。”

  最让朱敛心寒之事,是此人站在原地,驾驭“层出不穷,琳琅满目”的一件件法宝,打得朱敛抬不起头不说,还会给朱敛摇旗呐喊,然后满脸遗憾,说你朱敛这种蝼蚁跟在我家先生身边,当真就只有下厨做饭的份了。

  而让隋右边差点出剑的事情,则是那家伙说过了朱敛,又以眼角余光斜眼她,说你略好一些,毕竟长得还算养眼嘛,我家先生说不定每晚睡觉都是面朝右边的。

  卢白象陷入沉思,在隋右边离开后,习惯性翻阅那部。

  没过多久,那个白衣少年吊儿郎当地登门,一路嗑瓜子过来的,进了门后,还没坐下,瞅见了卢白象刚刚放在手边的棋谱,愣愣道:“你就看这玩意儿,学死活、棋筋、定式和棋理?”

  卢白象反问道:“有何不妥?”

  崔东山哀叹一声,一屁股坐在卢白象对面,愁眉苦脸道:“算了,我不跟你学棋了。”

  卢白象眉头紧皱,捻起一枚棋子在指尖,问道:“这又是为何?”

  崔东山一手端着从裴钱那边骗来的瓜子,闲着的那只手,伸出一根食指,随意指了指卢白象,然后翘起大拇指,指向自己,“你还是跟我学棋吧。”

  b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