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三百九十七章 异乡见老乡

第三百九十七章 异乡见老乡

  接下来两天,陈平安带着裴钱和朱敛逛京城铺子,石柔留在客栈那边看家护院。

  热闹是真热闹,就因为这场声势浩大的佛道之辩,这座青鸾国首善之地,三教九流鱼龙混杂,求名的求名,求利的求利,当然还有陈平安这样纯粹来赏景的,顺带购买一些青鸾国的特产。

  裴钱和朱敛约莫是灯下黑,都没有看出陈平安喜欢逛书肆有什么古怪,可是心如细发的石柔却看出些蛛丝马迹,陈平安逛那些大小书铺,版刻精良的新书,几乎从来不碰,诸子百家的典籍,也兴趣不大,反而对于稗官野史和各国县志类杂书,还有些只会被搁放在角落的生僻家谱,见一本翻一半,只不过翻完之后陈平安又不买。

  惹了不少白眼。

  好在有一有银子就喜欢大手大脚的朱敛帮衬,才没遭来铺子书坊的恶语相向。

  裴钱大概是觉得在京城,陈平安先是买了十数刀青鸾国最著名的昂贵宣纸,再给卢白象买了那对青釉御用棋罐,又给她买了只手捻葫芦,开销很大,已经远超平时,哪怕瞧见了真心喜欢的顺眼物件,都只偷偷看几眼而已,何况当初姚近之赠送的多宝盒,真的已经满满当当,塞不下更多物件了,不然再跟师父讨要个崭新的多宝盒?裴钱一番思量之后,还是打消了念头,觉得虽说狮子园这次师父是挣了些谷雨钱,可自己也买了个手把件,下次再挣着钱,再跟师父开口。

  到底是穷。

  裴钱有些伤心,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积攒下一只只的多宝盒,全部装满,都是宝贝。老厨子说比多宝盒更好更大的,是那富贵门庭都有的多宝架,摆满了物件后,那才叫真正的琳琅满目,看得人眼珠子掉地上捡不起来。

  这两天逛街,听到了一些跟陈平安他们勉强沾边的小道消息。

  按照朱敛的说法,庆山国皇帝的口味,极其“鹤立鸡群”,令他拜服不已。这位在庆山国一言九鼎的君主,不喜欢婀娜多姿的苗条佳人,唯独癖好世间富态女子,庆山国宫中几位最得宠的妃子,有四人,都已经不能够用丰腴来形容,个个两百斤往上,被庆山国皇帝美其名曰媚猪、媚犬、媚罴和媚雀。

  而四媚之首的媚猪袁掖,还有一个更出名的身份,是宝瓶洲东南十数国版图的四大武学宗师之一。

  庆山国皇帝郑夔如今下榻青鸾国京城驿馆,身边就有四媚随行。

  前天郑夔身穿便服,带着妃子中相对“身姿纤细”的媚雀,一同游览京城寺庙道观,结果烧香之时,跟一伙世族子弟起了冲突,媚雀出手凌厉,直接将人打了个半死,闹出很大的风波,掌管京城治安的衙门,青鸾国礼部都有高品官员露面,毕竟涉及到两国邦交,好不容易安抚下去,闹事者是京城大族子弟和几位南渡衣冠世交同龄人,得知庆山国皇帝郑夔的身份后,也就消停了,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当晚闹事者中,就有刚刚在青鸾国新宅邸落脚没多久的多人暴毙,死状凄惨,据说连衙门仵作都看得反胃。

  很快就有言之凿凿的消息传遍京城上下,凶手的杀人手法,正是庆山国大宗师媚猪的惯用手段,拔除四肢,只留头颅在身躯上,点了哑穴,还会帮忙止血,挣扎而死。

  青鸾国朝廷已经火速抽调各方人手,查探此事,更有一行由查案经验丰富的刑部官员、朝廷供奉仙师、江湖名宿组成的队伍,第一时间进入姜夔所在驿馆。

  可仍是挡不住群情激愤,无数士子书生围堵皇帝郑夔下榻驿馆。如果不是京城衙役阻拦,以及大都督韦谅亲自派遣两百精锐甲士,虎视眈眈,没有任由局势糜烂下去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当然只能是被四媚之一的郑夔爱妃,打杀当场。

  媚猪袁掖放出话来,她跟同为四大宗师之一的大泽帮竺奉仙,来一场厮杀,若是她输了,这一大瓢脏水,庆山国便认,可如果她赢了,当初在驿馆外边瞎嚷嚷的青鸾国士子,就得一个个跪在驿馆外磕头道歉。

  而传闻曾经架势一辆猩红马车、在数国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的老魔头竺奉仙,确实近期身在京城,借宿于某座道观。

  然后在昨天,在三十年前恶名昭彰的竺奉仙重出江湖,竟是以青鸾国头一号英雄豪杰的身份,如约而至,步入驿馆,与媚猪袁掖来了一场生死战。

  竺奉仙从乘坐马车离开道观起,到沿途就有无数青鸾国京城百姓和江湖中人,为此人摇旗呐喊。

  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原本被寄予厚望的竺奉仙,竟是力战不敌那头媚猪,最后身受重伤,输给了四大宗师中排第二的袁掖。被浑身浴血却并无大碍的袁掖,随手拽住竺奉仙的脖子,大摇大摆走到驿馆大门口,环顾四周已经哑然的众人,将已经瘫软昏厥过去的竺奉仙丢到大街上,撂下一句,明天别忘了磕头。

  竺奉仙被大泽帮弟子含泪放入车厢,离开驿馆返回那座道观救治。

  驿馆外,门可罗雀。道观外,骂声不绝。

  在书肆凑巧听过了这桩风波的过程,陈平安继续找书。

  裴钱没心没肺,只觉得那个竺奉仙真是惨,本事不高,还喜欢出风头,就不知道躲在道观里边不出去?这不给那两百多斤的媚猪打得生死不知,况且一世英名也没了,按照那本演义小说所描述的江湖风貌、武林纷争,混江湖的人,没了名声,可不就等于没了命?裴钱唯一的惋惜,就是当初登山金桂观,他们还住过竺奉仙为他孙女在半山腰搭建的那座豪门宅邸,是个有钱又阔绰的主,她挺中意的,可惜现在看来,就算竺老头命硬,在道观那边没死,但是下次双方碰面,她估计也甭想跟那老头儿蹭吃蹭喝喽。

  那次两拨人偶遇,先是一起避雨,然后一起登山,最后老人的孙女竺梓阳,与云霄国胭脂斋少女刘清城,一同成为金桂观老神仙张果的嫡传弟子。

  裴钱和陈平安旁观过那场收徒礼,堪称繁文缛节,耗时将近一个时辰。到最后看得裴钱脑壳疼,害得她还要当个木头人一动不动,觉得比抄书还累。

  陈平安走出书肆,正午时分,站在台阶上,想着事情。

  朱敛轻声问道:“少爷,怎么说?”

  石柔心弦紧绷,心中默念,别掺和,千万别趟浑水。

  陈平安的答案,让石柔喜忧参半。

  陈平安说道:“去看看竺奉仙,如果伤得重,我身上刚好有些丹药,送了丹药见过了人,我们就离开道观。”

  朱敛赞叹道:“少爷有情有义,关键还稳重。”

  裴钱瞪眼道:“你抢我的话做什么,老厨子你说完了,我咋办?”

  朱敛不客气道:“咋办?吃屎去,不用你花钱,到时候没吃饱的话,跟我打声招呼,回了客栈,在茅厕外等着我就是,保证热腾腾的。”

  裴钱白眼道:“真恶心。”

  陈平安没理睬一老一小的日常斗法,问过了路,往那座一夜之间名声大噪的京城道观行去。

  走了大概大半个时辰才临近道观,围墙外边稀稀疏疏有些人,有人丢了石子大骂几句就跑,更多还是看热闹来的,在道观外边逛荡一圈就心满意足,还有些闻讯赶来的江湖中人,应该多是父辈祖辈在大泽帮手上吃过苦头的,倒是没敢破口大骂,更不会傻乎乎去痛打落水狗,毕竟老魔头竺奉仙生死未卜,可还有几名凶名赫赫的弟子待在道观,哪怕单独拎出一人,就够寻常的青鸾国武林高手吃上一大壶罚酒。

  道观不大,今日闭门谢客,陈平安在一处道观侧门敲门很久,才有道士开门,神色戒备,陈平安说与竺老帮主是旧识,劳烦道观这边通报一声,就说是陈平安拜访。

  年轻道士点点头,要陈平安稍等片刻,关上门后,约莫半炷香后,除了那位回去通风报信的道士,还有个当初陪同竺奉仙一起送竺梓阳登山拜师的随从弟子之一,认出是陈平安后,这位竺奉仙的关门弟

  本章未完,请翻页

  子松了口气,给陈平安带路去往道观后院深处。此人一路上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些感谢陈平安记得江湖情谊的客套话。

  当众人临近一座屋舍,药味极为浓重,竺奉仙的几位弟子,肃手恭立在门外廊道,人人神色凝重,见到了陈平安,只是点头致意,而且也没有任何松懈,毕竟当初金桂观之行,不过是一场短暂的萍水相逢,人心隔肚皮,天晓得这个姓陈的外乡人,是何居心。如果不是躺在病榻上的竺奉仙,亲口要求将陈平安一行人带来,没谁敢答应开这个门。

  陈平安让朱敛三人留在廊道拐角处,都没让他们靠近那间屋子。

  在一位竺奉仙嫡传弟子开门后,陈平安负剑背箱,独自走入屋子。

  竺奉仙靠在枕头上,脸色惨白,覆有一床被褥,微笑道:“山上一别,异地重逢,我竺奉仙竟是这般可怜光景,让陈公子见笑了。”

  伤得极重。

  屋内除了病榻上的竺奉仙,还有一位神色木讷的老道人,帮忙开门的弟子关上门后,给陈平安搬了条椅子后就站在一旁,没有离开,以免陈平安暴起杀人。

  陈平安摘下竹箱放在脚边,坐在椅子上,轻声问道:“老帮主此次入京,没有隐藏行踪?”

  竺奉仙咳嗽几声,竭力笑道:“怎么没有隐藏,只不过朝廷那边耳目灵光,没能藏好罢了。这座京城道观,是大泽帮近三十年苦心经营的一处分舵,说不定早就被朝廷盯上了,这没什么,咱们那位青鸾国唐氏皇帝,年少时就一直对于江湖十分憧憬,登基以后,还算优待江湖,绝大多数的恩怨仇杀,只要别太过火,官府都不太爱管。

  “事实上,当年我驰骋数国武林,所向披靡,那会儿还在龙潜之邸当皇子的唐黎,据说对我十分推崇,扬言有朝一日,一定要亲自召见我这个为青鸾国长脸的武夫。所以这次莫名其妙给那头媚猪点了名,我虽然明知道是有人坑害我,也实在没脸皮就这么悄悄离开京城。”

  陈平安见竺奉仙说得吃力,断断续续,就打算不再询问,弯腰去打开竹箱。

  当他做出这个动作,老道人和屋内男子都蓄势待发,陈平安停下动作,解释道:“我有几瓶山上炼制的丹药,当然没办法让人白骨生肉,迅速修复损坏筋脉,但是还算比较补气养神,对武夫体魄进行缝缝补补,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竺奉仙想要抬起手臂,却无力做到,就只是搁在被子上边,轻轻摇晃,对两位心腹笑道:“你们不用紧张,我竺奉仙看人的本事,比学武要更好。当下这座京城,谁都可能来捡漏,唯独陈公子不会。”

  陈平安在来的路上,就选了条僻静小巷,从方寸物当中取出三瓶丹药,挪到了竹箱里边。不然凭空取物,太过惹眼。

  陈平安拿出三只瓷瓶后,伸手递给那位老道长,“劳烦老真人先辨别药效,是否适合老帮主疗伤。”

  竺奉仙忍不住笑道:“陈公子,好心给人送药救命,送到你这么委屈的地步,天底下也算独一份了。”

  老道长接过三只瓷瓶,依旧不苟言笑,去了桌边,各自倒出一粒丹丸,从袖中拿出一根银针,将丹药细细掰碎。

  陈平安非但没有好心当作驴肝肺的恼火,反而觉得老道长这么做,才是真正的江湖人行江湖事。

  竺奉仙气色虽差,可心情不错,而且毕竟七境武夫的底子不俗,无视屋内弟子的眼神示意可以送客了,竺奉仙笑问道:“陈公子,觉得那头媚猪是不是真凶?”

  陈平安摇头道:“没有见过,不知道真正性情如何,所以不好说。按照一般情况,那个庆山国妃子没这么傻,在别国京城,以独门手法一口气虐杀数人,可若是以此作为障眼法,撇清自己,可能性不大,但终归还是有的。可能到最后……还是两国国力之争,宝瓶洲东南方的形势之争,是不是那个袁掖杀人,反而不重要。所以老帮主这场架,打得不值,设计老帮主的幕后人,则相当高明,接下来如何离开京城,老帮主就需要小心再小心了。”

  竺奉仙点头道:“确实如此。”

  一直聚精会神查验丹药的老道人,听到这里,忍不住抬起头,看了眼白衣负剑的年轻人。

  陈平安又跟竺奉仙闲聊了几句,就起身告辞。

  竺奉仙无法起身下床,就只好十分勉强地抱拳相送,只是这个动作,就牵扯到伤势,咳嗽不断。

  陈平安一行人离开了道观,返回客栈。

  道观屋内,那个将陈平安他们送出屋子和道观的男子,返回后,欲言又止。

  竺奉仙笑道:“怎么,还想着要陈平安送我们离开京城?”

  男子老老实实回答:“若是他愿意帮忙,当然是好事。既然他肯来这里,就已经表明对我们大泽帮亲近,我们若是劝一劝,说不得……”

  竺奉仙一声嗤笑,打断这位徒弟的痴心妄想,冷笑道:“蠢货,人心不足蛇吞象,陈平安那句要我们出城小心的言外之意,你假装听不出来?那就已经挑明了态度,送药,是当初一场江湖相逢的那点情分在,登门拜访,送完了药,就算仁至义尽,这点道理,你都不懂?可别把人家的做人厚道,当做痴傻。”

  男人何尝不知这里边的弯弯绕绕,低头道:“当下处境,太过凶险。”

  竺奉仙叹了口气,“亏得你忍住了,没有画蛇添足,不然下一次换成是梓阳在金顶观修行,出了问题,那么就算他陈平安又一次遇上,你看他救不救?”

  男人默不作声。

  道理都懂,可是现在师父竺奉仙和大泽帮的生死大坎,极有可能绕不过去,从道观到京城大门,再往外去往大泽帮的这条路,说不定路途中某一段就是黄泉路。

  竺奉仙洒然笑道:“行啦,行走江湖,生死自负,难道只许别人学艺不精,死在我竺奉仙双拳之下,不许我竺奉仙死在江湖里?难不成这江湖是我竺奉仙一个人的,是我们大泽帮后院的池塘啊?”

  男人笑了笑,“早个三四十年,在咱们青鸾国,确实如此。”

  竺奉仙闭上眼睛。

  那位老道长开口道:“丹药没有问题,品相极高,注定价格不菲,有助于你的伤势恢复,不是锦上添花,而是实实在在的雪中送炭。”

  男人欣喜万分,“当真?”

  老道长斜眼道:“不信?”

  男人咧嘴道:“不敢。”

  这位老道长,正是为大泽帮兢兢业业、出谋划策数十年的老军师,而竺梓阳早早就踏足修道之路,也要归功于老道长的慧眼如炬。

  竺奉仙突然睁开眼睛,先让那名徒弟离开屋子,在关上门后,缓缓说道:“说吧,帮了我这么多年,然后坑了我这么一次,到底图什么,不管结果是什么,我都不怨你,只希望你和幕后人,以后多照拂梓阳,尽量别将她牵扯进来,好好做她的山上修行人。”

  老道长站起身,坐在陈平安先前那张椅子上,答非所问,“老竺,我觉得那个陈平安,年纪轻轻,倒是江湖气老。”

  老道长感慨道:“咱们这些老江湖,好像是越来越吃不开了,现在的年轻人,为了上位,喜欢乱拳打死老师傅,什么规矩不规矩的,都不讲,不认这个。”

  竺奉仙转过头,笑问道:“你到底几岁了,当年认识你的时候,就是这么个面容,差不多六十年过去了,你还是没怎么变。”

  老道长想了想,“刚好半辈子在家乡闯荡,半辈子在你们青鸾国度过。”

  竺奉仙见这位老友不愿回答,就不再刨根问底,没有意义。

  京城世族子弟和南渡士子在寺庙启衅,姜夔身边的妃子媚雀出手教训,当晚就有数人暴毙,京城百姓人心惶惶,同仇敌忾,南迁青鸾国的衣冠大姓愤怒不已,挑起青鸾国和庆山国的冲突,媚猪点名同为武学大宗师的竺奉仙,竺奉仙重伤落败,驿馆那边没有一人磕头,媚猪袁掖随后公

  本章未完,请翻页

  然讥讽青鸾国人风骨,京城哗然,一时间此事风头掩盖了佛道之辩,诸多南迁豪阀联络本地世族,向青鸾国皇帝唐黎试压,庆山国皇帝姜夔即将携带四位妃子,大摇大摆离开京城,以至于青鸾国所有江湖人都愤懑异常。

  短短数日,风起云涌。

  环环相扣。

  在陈平安一行人离开京城之时。

  京郊狮子园,夜幕中一辆马车行驶在小路上。

  驾车的马夫,真实身份,是四大宗师之首的一位易容老者,身材极为高大,刚刚从云霄国悄悄进入青鸾国,一身武学修为,其实已是远游境的大宗师,远在七境的庆山国媚猪袁掖和大泽帮竺奉仙之上。

  柳清风看完一封绿波亭谍报后,说道:“可以收手了。”

  坐在对面的一位英俊公子哥,微笑道:“这就收手?我原本打算假公济私,去会一会的某人,好像没有咬钩。”

  柳清风神色平淡,“可以了。”

  车厢内柳清风对面之人,正是龙泉郡李宝箴,与柳清风对视一眼后,笑道:“好吧,既然柳先生说火候够了,那我就照国师大人所说,向柳先生多学着点。反正此次……也只是我上任后,给你们青鸾国皇帝唐黎的一道开胃小菜,省得他以为靠着云林姜氏这棵大树,就可以高枕无忧,毕竟一些个歪风斜雨,也是能让人伤寒动骨的。”

  柳清风不置一词。

  临近那座狮子园,李宝箴突然笑道:“我就不进园子了,我在车上,等着柳先生向老侍郎交待完事情,一起返回县衙官署便是。”

  柳清风走下马车,独自走入夜幕中的狮子园。

  李宝箴出了车厢,没有下车,坐在那位车夫身后,这位与陈平安一样来自昔年骊珠洞天的年轻人,无所事事,晃荡着双腿,笑道:“一想到我那宝贝妹妹喜欢喊陈平安小师叔,我就火大啊。怎么办呢,我这个当哥哥的,可舍不得对小宝瓶说半句重话,那就只好逗逗那个泥瓶巷的泥腿子了。如果不是看在那趟护送小宝瓶的情分上,袁掖啊竺奉仙什么的,可就不是这么个自相残杀的路数。不过我最佩服国师的一点,是算计人心,安插棋子在别人家院子这种事情,其实谁都在做,当年在咱们大骊的京城,还有那座长春宫,甚至是在宋长镜身边,好些地方,其实都有,还不少,就连咱们皇帝陛下不也一样,有那诸子百家的高人居心叵测?可到最后收官,咱们再来看一眼棋盘各处,似乎这边小亏些那边大赚一笔,到头来总是咱们国师大人更得利,这就很可怕了。”

  李宝箴自言自语了半天,对那车夫笑问道:“你的档案,就算是我都暂时无法翻阅,能不能说说看,为何愿意为咱们大骊效力?”

  老车夫淡然道:“希望你在仕途上别崴了脚,不然到时候我第一个宰了你。”

  李宝箴全然不在意,“你这份对谁都说心里话的糟糕习惯,真得改改,好歹等到了抓住机会的那天,可以杀我的时候,再说这些啊。”

  老车夫冷笑道:“好的,到时候我再重复一边。”

  沉默片刻。

  柳清风尚未返回。

  李宝箴随口问道:“江湖好玩吗?”

  车夫沉声道:“不好玩,容易死人。”

  李宝箴哦了一声,“这样啊,那我悠着点。初来驾到,先熟悉熟悉这边的风土人情。我这人从小就胆子不大,家乡高人又多,走大街上放个屁,都怕惊扰到隔壁邻居的陆地神仙啊、武道大宗师啊。”

  李宝箴双手轻轻拍打膝盖,“都说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。不知道下次见面,我跟那个姓陈的泥腿子,是谁哭。唉,朱鹿那笨丫头当时在京城找到我的时候,哭得稀里哗啦,我都快心疼死啦,心疼得我差点没一巴掌拍死她,就那么点小事,怎么就办不好呢,害我给娘娘迁怒,白白葬送了在大骊官场的前程,不然哪里需要来这种破烂地方,一步步往上攀爬。”

  老车夫笑道:“你这种坏种崽子,等到哪天落难,会特别惨。”

  李宝箴叹了口气,“瞧瞧,又说真心话了,你这人怎么总不听劝,这样不好。”

  夜幕沉沉。

  李宝箴望向那座狮子园,笑道:“咱们这位柳先生,可比我惨多了,我顶多是一肚子坏水,怕我的人只会越来越多,他可是一肚子苦水,骂他的人络绎不绝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青鸾国京郊一处小驿馆。

  气氛凝重至极。

  小小驿馆,今夜藏龙卧虎。

  一间屋子里。

  大眼瞪小眼。

  白衣少年指着青衫老者的鼻子,跳脚怒骂道:“老王八蛋,说好了咱们规规矩矩赌一把,不许有盘外招!你竟然把在这个关口,李宝箴丢到青鸾国,就这家伙的秉性,他会不公报私仇?你还要不要点老脸了?!”

  青衫老人面无表情,淡然道:“小兔崽子,偷偷传信给陈平安,让他去堵狮子园的路,你就要脸了?”

  眉心有痣的俊美少年,继续破口大骂道:“老东西你他娘的先坏规矩,设计陷害陈平安,就是坏我大道根本,还不许老子反手给你一通挠?”

  屋内两人。

  正是崔东山。

  绣虎崔瀺。

  其实一人而已。

  崔瀺始终神色淡漠,抬手抹去脸上的口水,“自己骂自己,有意思?”

  崔东山狞笑道:“爽得很!”

  崔瀺冷笑道:“看到你现在的这副可怜模样,才知道为何我们当年最高境界,会止步于十二境巅峰。”

  崔东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“如果早知道是你这么个窝囊废,老子当年就自己把自己掐死算了。”

  崔瀺微笑道:“你现在想死也来得及,不过记得把这副遗蜕和方寸物留下。”

  崔东山翻了个白眼,双手摊开,趴在桌上,脸庞贴着桌面,闷闷道:“皇帝陛下,死了?过段时间,由宋长镜监国?”

  崔瀺点点头。

  崔东山头也不抬,“那谁来当新帝?还是原先那两个人选,各占一半?”

  崔瀺置若罔闻。

  崔东山抬起头,从趴着桌面变成瘫靠着椅背,“贼没劲。”

  崔瀺道:“我看你给人当学生弟子挺带劲的。”

  崔东山就那么一直翻着白眼。

  苦中作乐?

  崔瀺也有些纳闷,自己年少的时候,似乎也不是这副德行吧?

  崔东山收起白眼,犹豫了一下,“老头子在落魄山竹楼过得咋样?”

  崔瀺沉默许久,答道:“给陆沉彻底打断了去往十一境的路,但是如今心态还不错。”

  崔东山盘腿坐在椅子上,问道:“如果陈平安打死了那个李宝箴,你会怎么做?”

  崔瀺摇头道:“陈平安曾经答应过李希圣,会放过李宝箴一次,在那之后,生死自负。”

  崔东山猛然抬头,直愣愣望向崔瀺。

  崔瀺淡然道:“对,是我算计好的。如今李宝箴太嫩,想要将来大用,还得吃点苦头。”

  崔东山大笑着跳下椅子,给崔瀺揉捏肩膀,嬉皮笑脸道:“老崔啊,不愧是自己人,这次是我错怪了你,莫生气,消消气啊。”

  崔瀺无动于衷,“早知道最后会有这么个你,当年我们确实该掐死自己。”

  崔东山轻轻一巴掌拍在崔瀺脑袋上,“说什么晦气话,呸呸呸,咱俩不管如何大道不同,都争取祸害活千年。”

  崔瀺说道:“你再往我头上吐口水,可就别想祸害遗千年了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狮子园通往官道的芦苇荡小路上。

  一辆马车缓缓停下,老车夫如临大敌,李宝箴掀开车帘子,看到那人后,一脸匪夷所思,这也行?真就老乡见老乡啦?

 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剑来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