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四百零一章 小师叔和小姑娘

第四百零一章 小师叔和小姑娘

  (十一快乐~)

  老儒士将通关文牒交还给那个名叫陈平安的年轻人。

  这位书院夫子对此人印象极好。

  老夫子又看了眼陈平安,背着长剑和书箱,很顺眼。

  负笈仗剑,游学万里,本就是我们读书人会做、也做得最好的一件事情。

  陈平安问道:“先生认识一个叫李宝瓶的小姑娘吗,她喜欢穿红棉袄红襦裙。”

  老夫子哈哈笑道:“咱们书院谁不知道这丫头,莫说是书院上上下下,估摸着连大隋京城都给小姑娘逛遍了,每天都朝气勃勃,看得让我们这些快要走不动路的老家伙羡慕不已,这不今天就又翘课偷溜出书院,你如果早来半个时辰,说不定刚好能碰到小宝瓶。”

  陈平安问道:“就她一个人离开了书院?”

  老夫子点头道:“次次如此。”

  看到陈平安神色担忧,老夫子笑道:“放心,小姑娘出去那么多回,都不曾出过纰漏,毕竟是书院弟子,何况我们大隋京城一向安稳,民风朴素,加上礼部尚书又是书院山主,经常要来这座小东山与几位副山主喝茶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陈平安这才微微放心。

  老夫子问道:“怎么,这次拜访山崖书院,是来找小宝瓶的?看你通关文牒上的户籍,也是大骊龙泉郡人氏,不但是小姑娘的同乡,还是亲戚?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只是同乡,不是亲戚。几年前我跟小宝瓶他们一起来的大隋京城,只是那次我没有登山进入书院。”

  老夫子心中有些奇怪,当年这拨龙泉郡孩子进入新山崖书院求学,先是派遣精锐骑军去往边境接送,之后更是皇帝陛下亲临书院,很是隆重,还龙颜大悦,御赐了东西给所有游学孩子,这个名为陈平安的大骊年轻人,照理说即便没有进入书院,自己也该看到一两眼才对。

  老夫子问道:“你要在这边等着李宝瓶返回书院?”

  陈平安点点头。

  他当然希望在山崖书院,第一眼看到的人,是小宝瓶。

  李槐,林守一,于禄谢谢,陈平安当然也要去看看,尤其是年纪最小的李槐。

  只是他们都比不上秋冬春红棉袄、唯有夏天红裙裳的小姑娘。陈平安从不否认自己的私心,他就是与小宝瓶最亲近,游学大隋的路上是如此,后来独自去往倒悬山,同样是只寄信给了李宝瓶,然后让收信人的小姑娘帮着他这位小师叔,捎带其余信件给他们。桂花岛之巅那幅范氏画师所绘画卷,一样只送了李宝瓶一幅,李槐他们都没有。

  这种亲疏有别,林守一于禄谢谢肯定很清楚,只是他们未必在意就是了,林守一是修道美玉,于禄和谢谢更是卢氏王朝的重要人物。

  至于窝里横是一把好手的李槐,大概到如今还是觉得陈平安也好,阿良也罢,都跟他最亲。

  老夫子摆手笑道:“我劝你们还是先进书院客舍放好东西,李宝瓶每次偷溜出去,哪怕是一大早就动身,仍是最早都要黄昏时分才能回来,没有哪次例外,你要是在这门口等她,最少还要等三个时辰,没有必要。”

  陈平安想了想,转头看了看裴钱三人,如果只有自己,他是不介意在这边等着。

  他转头看了眼大街尽头。

  朱敛一直在打量着山门后的书院建筑,依山而建,虽是大隋工部新建,却极为用心,营造出一股素雅古拙之气。

  这座从大骊搬迁到大隋京城的这座山崖书院,昔年浩然天下的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。

  这是朱敛离开藕花福地后见到的第一座儒家书院。

  圣人讲学处,书声琅琅地,名声著天下。

  山崖书院在大骊建造之初,首任山主就提出了一篇开明宗义的为学之序,主张将学问思辨四者,落在行之一字上。

  在朱敛举目打量书院之时,石柔始终大气都不敢喘。

  石柔虽然寄居于一副仙人遗蜕,其实能够抵御那股无形的浩然正气,但是鬼魅阴物的本能,仍是让她心中惊惧不已。

  裴钱始终一言不发,好像比石柔还要紧张。

  在老龙城下船之时,还在心中扬言要会一会李宝瓶的裴钱,结果到了大隋京城大门那边,她就开始发虚。

  到了山崖书院山门口,更是犯怵。

  陈平安笑问道:“敢问先生,如果进了书院入住客舍后,我们想要拜访茅山主,是否需要事先让人通报,等待答复?”

  老先生笑道:“其实通报意义不大,主要是我们茅山主不爱待客,这几年几乎谢绝了所有拜访和应酬,便是尚书大人到了书院,都未必能够见到茅山主,不过陈公子远道而来,又是龙泉郡人氏,估计打个招呼就行,咱们茅山主虽然治学严谨,其实是个好说话的,只是大隋名士历来重玄谈,才与茅山主聊不到一块去。”

  陈平安仍是没有立即走入书院,问道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负责大隋京城治安秩序的,是步军统领衙门?”

  老先生心中了然,看来还是担心李宝瓶,笑道:“正是如此,而且那座衙门主官的幼子,如今就在书院求学。”

  陈平安又松了口气。

  陈平安再问过了一些李宝瓶的琐碎事情,才与那位老先生告辞,走入书院。

  裴钱走得步伐沉重,尤其是过门之后,一段坡度平缓的山路,走得像是在下河蹚水,雪地跋涉。

  书院有专门招待学子亲戚长辈的客舍,当年李二夫妇和女儿李柳就住在客舍之中。

  书院只是象征性收取了些铜钱,每间客舍一天才十文钱,得知如今客舍入住不多后,陈平安一口气要了四间毗邻客舍。

  各自放了行礼,裴钱来到陈平安屋子这边抄书。

  陈平安摘下了竹箱,甚至连腰间养剑葫和那把半仙兵“剑仙”一并摘下。

  朱敛来问要不要一起游览书院,陈平安说暂时不去,裴钱在抄书,更不会理睬朱敛。

  朱敛就去敲石柔的屋门,浑身不自在的石柔心情不佳,朱敛又在外边说着文绉绉中带着荤味的怪话,石柔就打赏了朱敛一个滚字。

  朱敛只得独自一人去闲逛书院。

  ————

  李宝瓶可能已经比在这座京城土生土长的老百姓,还要更加了解这座京城。

  她去过南边那座被老百姓昵称为粮门的天长门,通过运河而来的粮食,都在那里经过户部官员勘验后储入粮仓,是四方粮米汇聚之处。她曾经在那边渡口蹲了小半天,看着忙忙碌碌的官员和胥吏,还有汗流浃背的挑夫。还知道那里有座香火鼎盛的狐仙祠,既不是朝廷礼部认可的正统祠庙,却也不是淫祠,来历古怪,供奉着一截色泽光润如新的狐尾,有疯疯癫癫、神神道道贩卖符水的老妇人,还有听说是来自大隋关西的摸骨师,老头儿和老妪经常吵架来着。

  她去过长福寺庙会,人山人海,她就很眼馋一种用牛角制成的筒蛇,来这边的有钱人很多,就连那些比权贵子弟瞧着还要趾高气昂的长随仆役,都喜欢穿着染黑川鼠皮衣,混充貂皮裘衣。

  李宝瓶还去过皇城边上,在那边也蹲了好多个下午,才知道原来会有许多舆夫、绣娘,这些不是宫里人的人,一样可以进出皇城,只是需要随身携带腰牌,其中就有一座编撰历朝国史、纂修史书的文华馆,外聘了不少书手纸匠。

  再绕着去北边的皇城后门,那边叫地久门,李宝瓶去的次数更多,因为那边更热闹,曾经在一座杂银铺子,还看到一场闹哄哄的风波,是当兵的抓蟊贼,气势汹汹。后来她跟附近铺子掌柜一问,才知道原来那个做不干净生意、却能日进斗金的铺子,是个销赃的窝点,售卖之物,多是大隋皇宫里边偷窃而出的御用物件,偷偷藏下来的一些个荷包香囊,甚至连一座宫殿修缮沟渠的锡片,都被偷了出来,宫廷岁修剩余下来的边角料,同样有宫外的商贩觊觎,许多造办处的报失报损,更是利润丰厚,尤其是金玉作、匣裱作这几处,很容易夹带出宫,变成真金白银。

  李宝瓶当时不太明白,就在皇帝陛下的眼皮子底下,怎么都敢有人偷皇帝家的东西。与她混熟了的老掌柜便笑着说,这叫杀头的生意有人做,赔钱的生意没人做。

  李宝瓶还去过距离地久门不远的绣衣桥,那边有个大湖,只是给一座座王府、高官府邸的院墙合伙拦住了。步军统领衙门就坐落在那边一条叫貂帽胡同的地方,李宝瓶吃着糕点来回走了几趟,因为有个她不太喜欢的同窗,总喜欢吹嘘他爹是那衙门里头官帽子最大的,就算他骑在那边的石狮子身上撒尿都没人敢管。

  李宝瓶还去过城南边的中官巷,是好多年迈宦官、白头宫女离开皇宫后颐养天年的地方,那边寺庙道观很多,就是都不大,那些宦官、宫女多是不遗余力的供养人,而且无比虔诚。

  所以李宝瓶经常能够看到驼背老人,仆役扶着,或是独自拄拐而行,去烧香。

  逛荡次数多了,李宝瓶就知道原来资历最深的宫女,被誉为内廷姥姥,是服侍皇帝皇后的年长女官,其中每天清晨为皇帝梳头的老宫人,地位最为尊荣,有些还会被恩赐“夫人”头衔。

  在京城东边,有着大隋最大的坊市,商铺众多,车马往来,人流即钱流。其中又有李宝瓶最爱闲逛的书坊,一些胆子大的书铺掌柜,还会偷偷贩卖一些依照朝廷律法,不能放行出关出境的书籍。各个藩属国使节,往往会派遣仆役私下购买,但是运气不好的,一旦遇上坊丁巡查,就要被揪去衙门吃挂落。

  这三年里。

  不管棉袄还是衣裳、总是一抹大红颜色的小姑娘,搀扶过许多去烧香的蹒跚老人,帮站在树底下大哭的孩子,上树拿下纸鸢,

  给装着木炭陷入大雪泥泞中的牛车,与衣衫褴褛的老翁一起推车,看过街巷拐角处的老人下棋,在一座座古董铺子踮起脚跟,询问掌柜那些文案清供的价钱,在天桥底下坐在台阶上,听着说书先生们的故事,无数次在大街小巷与挑担子吆喝的小贩们擦肩而过,还给在地上拧打成一团的孩子劝架拉开……

  小姑娘听过京城上空悠扬的鸽哨声,小姑娘看过摇摇晃晃的漂亮纸鸢,小姑娘吃过觉得天底下最好吃的馄饨,小姑娘在屋檐下躲过雨,在树底下躲着大太阳,在风雪里呵气取暖而行……

  今天李宝瓶又去逛了书坊,去的路上,午饭是吃了一间价廉物美的小饭馆儿,回的路上,换了一家祖传手艺的小巷面馆,老掌柜和老板娘都跟她很熟了,经常说要便宜些算钱,要不就干脆不收钱了,可是李宝瓶都没答应,说可能下次就要便宜了哦,只是一次次的下次,两家馆子也没这么个机会,久而久之,就只当是小姑娘在说客气话,不愿意让他们的小本买卖少赚那几文钱,只是他们其实都想笑,遇上这么个可爱又懂事的客人,他们就算再挣钱不易,也不会计较那点钱的。

  暮色里。

  李宝瓶的飞奔身影,出现在山崖书院门外的那条大街上。

  小姑娘觉得书上说岁月如梭、白驹过隙,好像不太对唉,怎么到了她这儿,就走得慢悠悠、急死个人呢?

  一个眼睛里好像只有远方的红襦裙小姑娘,与看门的老夫子飞快打了声招呼,一冲而过。

  正在打盹的老先生想起一事,向那个背影喊道:“小宝瓶,你回来!”

  李宝瓶没有停下身形,双手挥动,原地踏步,扭头看了眼正在朝自己招手的老夫子,便倒退而跑,竟然跑得还不慢……

  李宝瓶倒退着跑回了门口,站定,问道:“梁先生,有事吗?”

  姓梁的老先生好奇问道:“你在路上没遇到熟人?”

  李宝瓶瞪大眼睛,摇头道:“没啊。”

  老先生笑问道:“那你今儿是不是没从白茅街那边拐进来?”

  李宝瓶点头道: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  老先生笑眯眯问道:“宝瓶啊,回答你的问题之前,你先回答我的问题,你觉得我学问大不大?”

  李宝瓶想了想,“比茅山主小一些。”

  老先生顿时给这位实诚的小姑娘,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不过换个角度去想,小姑娘把自己跟一位儒家书院圣人作比较,怎么都是句好话吧?

  于是老先生心情还不错,就告诉李宝瓶有个年轻人来书院找她了,先是在门口站了挺久,后来去了客舍放下行李,又来这边两次,最后一趟是半个时辰前,来了就不走了。

  老先生笑道:“我就劝他不用着急,我们小宝瓶对京城熟悉得跟逛荡自家差不多,肯定丢不掉,可那人还是在这条街上来来回回走着,后来我都替他着急,就跟他讲你一般都是从白茅街那边拐过来的,估计他在白茅街那边等着你,见你不着,就又往前走了些路,想着早些瞧见你的身影吧,所以你们俩才错过了。不打紧,你在这儿等着吧,他保准很快回来了。”

  李宝瓶猛然转身,就要飞奔离去。

  老先生着急道:“小宝瓶,你是要去白茅街找他去?小心他为了找你,离着白茅街已经远了,再万一他没有原路返回,你们岂不是又要错过?怎么,你们打算玩捉迷藏呢?”

  李宝瓶着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原地团团转。

  这可是书院夫子们从未见过的光景。

  李宝瓶泫然欲泣,突然大声喊道:“小师叔!”

  老夫子心神一震,眯起眼,气势浑然一变,望向大街尽头。

  有一袭白衣,身影如同一道白虹从白茅街那边拐入视野中,然后以更快速度一掠而来,转瞬即至。

  当那位年轻人飘然站定后,两只雪白大袖,依旧飘荡扶摇,宛如风流谪仙人。

  他站在红衣小姑娘身前,笑容灿烂,轻声道:“小师叔来了。”

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剑来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