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小说网 > 剑来 >第四百零三章 拜访

第四百零三章 拜访

  陈平安先去了趟崔东山独占的那座别院,在门口那边,李宝瓶询问晚上能不能让裴钱睡她那儿,陈平安说裴钱答应就行。

  李宝瓶还问能不能把狭刀祥符和银色小葫芦,送给或是借给裴钱,好让裴钱闯荡江湖更气派些。

  陈平安就笑着说,暂时不用送裴钱这么贵重的礼物,裴钱以后行走江湖的包裹行囊,一切所需,他这个当师父的,都会准备好,何况第一次走江湖,不要太扎眼,坐骑是头小毛驴就挺好,刀跟祥符是差不多的模样,叫停雪,剑是一把痴心,都不算差了。

  李宝瓶还有些惋惜来着。

  与小师叔挥手告别,背着小绿竹箱飞奔而去。

  不等陈平安敲门,谢谢就轻轻打开院门。

  陈平安笑问道:“不会不方便吧?”

  谢谢摇头,让出道路。

  对于陈平安,印象比于禄终究要好很多。

  再者还是“自家公子”的先生,谢谢不敢怠慢,不然最后吃苦头的,还是她。

  正大光明地打量了几眼陈平安,谢谢说道:“只听说女大十八变,怎么你变了这么多?”

  陈平安进了院子,谢谢犹豫了一下,还是关上了门,同时还有些自嘲,就如今自己这幅不堪入目的尊容,陈平安就算失心疯,他吃得下嘴,算他本事。

  何况陈平安是什么样的人,谢谢一清二楚,她从不觉得双方是一路人,更谈不上一见如故心生倾慕,不过不讨厌,仅此而已。

  就跟世人看待书法,是钟情于酣畅淋漓的草书,还是喜欢规规矩矩的楷书,个人趣味而已,并无高下之分。

  比起不待见于禄,谢谢对陈平安要客气宽容许多,主动指了指正屋外的绿竹廊道,“不用脱鞋子,是大隋青霄渡特产的仙家绿竹,冬暖夏凉。适宜修士打坐,公子离开之前,让我捎话给林守一,可以来这边修行雷法,只是我觉得林守一应该不会答应,就没去自讨没趣。”

  陈平安还是脱了那双裴钱在狐儿镇偷偷购买,最后送给自己的靴子。

  盘腿坐在果真舒适的绿竹地板上,手腕翻转,从咫尺物当中取出一壶买自蜂尾渡口的水井仙人酿,问道:“要不要喝?市井佳酿而已。”

  不远处,斜坐-台阶上的谢谢点点头。

  陈平安将酒壶轻轻抛去。

  谢谢接过了酒壶,打开后闻了闻,“竟然还不错,不愧是从方寸物里边取出的东西。”

  谢谢没急着喝酒,笑问道:“你身上那件袍子,是法袍吧?因为是在这座院子的缘故,我才能察觉到它的那点灵气流转。”

  陈平安点了点头,“袍子叫金醴,是我去倒悬山的路上,在一个名为蛟龙沟的地方,偶然所得。”

  谢谢转过头,望向院门那边,眼神复杂,喃喃道:“那你运气真不错。”

  陈平安嗯了一声,摘下养剑葫,喝了口酒。

  谢谢笑道:“还真会喝酒了啊,这趟江湖远门没白走。”

  陈平安假装没听见,伸手摸了摸竹地板,灵气如细水流淌,虽说还比不上一等一的仙家府邸、洞天,已经比起世俗王朝那些仙家客栈的最上等屋舍,所蕴含的灵气更加充沛了。

  天地寂寥。

  谢谢自言自语道:“星星点点灯四方,一道银河水中央。消暑否?仙家茅舍好清凉。”

  陈平安微笑道:“是你们卢氏王朝哪位文豪诗仙写的?”

  谢谢缓缓摇头,“很久以前,差不多也是这样的一个晚上,我师父随口念叨的一段,没头没尾的,她说词是‘诗余’,小道而已,与书法弈棋一样,不值一提。”

  陈平安说道:“在倒悬山灵芝斋,我本来给你和林守一都准备了份礼物,你那份,当时我误以为只是一副无法修复的破败甘露甲,很低的价格就买下来,后来才知道是神人承露甲的八副祖宗甲丸之一,还给一个朋友修好了。跟崔东山在青鸾国那边遇上后,关于此事,崔东山说不要送你这么贵的东西,交情没好到那份上,说不定还要被你误会有所企图。我觉得挺有道理,就想着大不了先存着,哪天我们成了真正的朋友,再送你不迟。所以今天先送你这个,接着。”

  谢谢转过头,伸手接住一件雕琢精美的羊脂美玉小把件,是那白牛衔灵芝。

  陈平安笑道:“是当时倒悬山灵芝斋赠送的小彩头,别嫌弃。”

  谢谢笑道:“你是在暗示我,只要跟你陈平安成了朋友,就能拿到手一件价值连城的兵家重器?”

 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。

  谢谢攥着那质感温润细腻的玉把件,自顾自道:“你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陈平安举起养剑葫,忍住笑,“谢谢了啊。”

  谢谢瞥了眼陈平安,“呦,走了没几年功夫,还学会油嘴滑舌了?真是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待啊。”

  陈平安别好养剑葫在腰间,双手笼袖,感慨道:“那次李槐给外人欺负,你,林守一和于禄,都很仗义,我听说后,真的很高兴。所以我说了那件甘露甲西嶽的事情,不是跟你显摆什么,而是真的很希望有一天,我能跟你谢谢成为朋友。我其实也有私心,就算我们做不成朋友,我也希望你能够跟小宝瓶,还有李槐,成为要好的朋友,以后可以在书院多照顾他们。”

  还有一点原因,陈平安说不出口。

  不管其中有多少弯弯道道,陈平安如今终究是崔东山名义上的先生,很有管教无方的嫌疑。

  崔东山将谢谢收为贴身婢女,怎么看都是在祸害谢谢这位曾经卢氏王朝的修道天才。

  只是世事复杂,许多看似好心的一厢情愿,反而会办坏事。

  别人的一些伤疤不去碰,相安无事。

  一揭开,鲜血淋漓。

  陈平安坐在台阶底部,穿着靴子。

  谢谢轻声道:“我就不送了。”

  陈平安摆摆手,“不用。”

  陈平安走后,谢谢没来由掩嘴而笑。

  不知为何,总觉得那人像是偷腥的猫儿,大半夜溜回家,免得家中母老虎发威。

  当然这只是谢谢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想法。

  女人心海底针。

  只能说明谢谢当下心情不错。

  谢谢抬起手,将那只白牛衔灵芝玉把件高高举起。

  还挺好看。

  ————

  陈平安离开这处书院数一数二的风水宝地,于禄一人独住学舍,虽然此刻屋内已经熄灯,陈平安敲门敲得没有犹豫。

  于禄很快随便踩着靴子来开门,笑道:“稀客稀客。”

  于禄率先转身去点灯,陈平安帮着关上门,两人对坐。

  于禄屋内,除了一些学舍早就为书院学子准备的物件,此外可谓空无一物。

  这就是于禄。

  好似心头没有任何挂碍。

  身为一个大王朝的太子殿下,亡国之后,依旧与世无争,哪怕是面对罪魁祸首之一的崔东山,一样没有像刻骨之恨的谢谢那样。

  这一点,于禄跟豪阀出身的武疯子朱敛,有些相似。

  陈平安当年在赶往大隋书院的路途中,多是他和于禄两人轮流守夜,一个前半夜一个后半夜,若是守前半夜的人没有睡意,在篝火旁坐着,其实也没有什么话好聊,经常是陈平安练习立桩剑炉或是六步走桩,若是立桩,于禄就自顾自发呆,若是走桩,于禄就看一会儿。

  于禄不喝酒。

  陈平安也没有喝酒。

  将那本同样买自倒悬山的神仙书《山海志》,送给了于禄。

  于禄自然道谢,说他穷的叮当响,可没有礼物可送,就只能将陈平安送到学舍门口了。

  陈平安离开后。

  于禄轻轻关上门。

  继续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屋内,闭眼“散步”,双拳一松一握,以此反复。

  在于禄练拳之时,谢谢同样坐在绿竹廊道,勤勉修行。

  ————

  林守一看到陈平安的时候,并没有惊讶。

  事实上他先前就知道了陈平安的到来,只是犹豫之后,没有主动去客舍那边找陈平安。

  陈平安送出了灵芝斋那部残本的雷法道书,当时有文字注解,“世间孤本,若非残缺数十页,否则无价”。

  林守一没有拒绝。

  陈平安笑道:“谢谢让我捎句话给你,如果不介意的话,请你去她那边日常修行。”

  林守一想了想,点头道:“好,我白天只要有空,就会去的。”

  陈平安没有久留,屁股还没坐热长凳,待了不到半炷香,就要告辞离去,林守一在开门前,明显是在一张蒲团上,修习一门吐纳术。

  林守一突然笑问道:“陈平安,知道为什么我愿意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吗?”

  陈平安停下脚步,转身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  从不会留人在学舍的林守一,破天荒走到桌旁,倒了两杯茶水,陈平安便返身坐下。

  已经成为一位风度翩翩公子哥的林守一,沉默片刻,说道:“我知道以后自己肯定回礼更重。”

  陈平安笑着点头。

  果然没变,这家伙还是那副冷淡性子。

  林守一转头看了眼竹箱,嘴角翘起,“再就是,我很感激你一件事情。你猜猜看。”

  你都做出这么个动作了,还猜什么,陈平安无奈道:“不就是送了你一只竹箱吗,虽然是当年我棋墩山那边,用青神山移植生发而成的竹子制成,可说实话,肯定比不上现在那本雷法道书。”

  林守一微笑摇头,“再猜。”

  陈平安回忆那次游历,试探性问道:“住客栈那次?”

  林守一还是摇头,爽朗大笑,起身开始赶人,玩笑道:“别仗着送了我礼物,就耽误我修行啊。”

  陈平安一头雾水地离开学舍。

  见过了三人,没有按照原路返回。

  比起预期要早了半个时辰送完礼物,陈平安就稍稍绕了些远路,走在山崖书院寂静处。

  刚好路过客舍,结果陈平安看到李槐独自一人,鬼鬼祟祟跑过来。

  见到了陈平安,李槐加快步子,急匆匆道:“陈平安,我来就是为了问你个问题,不然我睡不着觉。”

  陈平安笑道:“关于裴钱?你问吧。”

  李槐小声问道:“一开始我觉得是裴钱在吹牛,可我越听越觉着裴钱了不得啊,陈平安,你跟我说句掏心窝子的实话,裴钱真是一位流落民间的公主殿下啊?”

  陈平安完全能够想象裴钱在扯这谎的时候,她板着脸、心里偷乐的模样,说不定还要笑话李槐三人这也信,傻不傻。

  别说是李槐,当初在大泉边陲的狐儿镇,就连镇上经验老道的三名捕快,都能给胡说八道的裴钱唬住,李槐刘观马濂三个屁大孩子,不中招才怪。

  只是这些孩子之间的天真戏弄,陈平安不打算拆台,不会在李槐面前揭穿裴钱的吹牛。

  陈平安拍了拍李槐的肩膀,“自己猜去。”

  李槐使劲点头,恍然道:“那我懂了!”

  陈平安笑着问道:“你懂什么了?”

  李槐双臂环胸,一手揉着下巴,“难怪这个小黑炭,瞧见了我的彩绘木偶,一脸嫌弃表情,不行,我明儿得跟她比一比家底儿,高手支招,胜在气势!到时候看是谁宝贝更多!公主殿下怎么了,不也是个黑炭小屁孩儿,有啥了不起的,啧啧,小小年纪,就挎着竹刀竹剑,吓唬谁呢……对了,陈平安,公主殿下喜欢吃啥?”

  陈平安伸手按住李槐脑袋,往他学舍那边轻轻一拧,“赶紧回去睡觉。”

  李槐问过了问题,也心满意足,就转身跑回自己学舍。

  不久之后,远处传来一声怒喝。

  不用想,肯定是李槐给巡夜夫子逮了个正着。

  陈平安刚要去给李槐解围,很快就看到李槐大摇大摆走来,身边还跟着朱敛。

  原来是朱敛已经找了借口,说是李槐的远房亲戚,大晚上不认识路,要李槐帮着返回客舍。

  李槐伸出大拇指,对陈平安说道:“这位朱大哥真是仗义!陈平安,你有这样的管家,真是福气。”

  然后李槐转头笑望向佝偻老人,“朱大哥,以后要是陈平安待你不好,就来找我李槐,我帮你讨回公道。”

  朱敛左看看右看看,这个名叫李槐的小子,虎头虎脑的,长得确实不像是个读书好的。

  郑大风,李二,李宝箴,李宝瓶。

  难得碰到个从骊珠洞天走出来不怪胎的存在。

  朱敛觉得自己需要珍惜,所以一下子觉得李槐这小家伙顺眼许多,所以愈发慈眉善目。

  等会儿,这李槐瞅着怎么跟老龙城登门拜访的那位十境武夫有点像啊,李二,李槐,都姓李,该不会是一家人吧?

  只有自己身为纯粹武夫,才能够最知道一位止境大宗师的恐怖。

  朱敛对自己的武学天赋再自负,也只敢说若是自己在浩然天下土生土长,天资不变的前提下,有生之年捞到个九境山巅境不难,十境,悬乎。

  朱敛转过头,眼神充满询问,望向陈平安。

  陈平安笑着点头。

  朱敛气了个半死,一脚轻轻踹在李槐屁股上,“大半夜还跟孤魂野鬼似的瞎逛荡,赶紧滚蛋。”

  李槐吓了一大跳,跑出去后,远远指着朱敛说道:“帮我一回,踹我一脚,你我恩怨了清,明天若是再在书院狭路相逢,谁先跑谁就是大爷!”

  朱敛做了个抬脚的动作。

  李槐很快消失无踪。

  在李宝瓶学舍那边。

  李宝瓶和裴钱,同桌抄书,相对而坐。

  一个下笔如飞。

  一个乌龟爬爬。

  李宝瓶每抄完一张纸,就要喊“走你”二字,然后搁下毛笔,拧转手腕,来到裴钱这边瞅瞅。

  裴钱默默无言,满头大汗。

  ————

  大隋毗邻京城的旒州州城内,刚刚搬来没多久的蔡家府邸,来了一位“辈分极高”的贵客。

  正是在山崖书院,凭借一件咫尺物里边的茫茫多法宝,为自己赢得一个“蔡家老祖宗”敞亮绰号的崔东山。

  深更半夜的,白衣少年使劲捶打蔡家府门,震天响,大声嚷嚷道:“小蔡儿小蔡儿,快来开门!”

  眉心一粒红痣的俊美少年,身后还跟着位矮小精悍的汉子,汉子身边还有条黄牛。

  蔡家那位曾经在山崖书院附近驻扎的大隋供奉老神仙,脸色铁青地走出密室,在院子里一掠起身,落在自家大门外的街道上,“姓崔的,你来干什么?!”

  当年在那座被大隋京城百姓习惯称为“小东山”的上空,崔东山和蔡京神有过一场荡气回肠的神仙交手。

  崔东山一战成名,像是给京城百姓无偿办了一场烟花爆竹盛宴,不知道有多少京城人那一夜,抬头望向书院东华山那边,看得不亦乐乎。

  因为有一位元婴地仙的老祖宗担任定海神针,原本在京城威风八面的蔡家,结果很快就搬出京城,只留下一位在京城为官的家族子弟,守着那么大一栋规格不输王侯的宅子。

  崔东山哈哈笑道:“京神啊,这么客气,还亲自出门迎接?走走走,赶紧去咱们家里坐坐,进城比较晚了,又有夜禁,饿坏了我,你赶紧让人做顿宵夜,咱们爷孙好好聊聊。”

  蔡京神黑着脸道:“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  崔东山突然伸手指向蔡京神,跳脚骂道:“不认祖宗的龟孙,给脸不要脸对吧?来来来,咱们再打过一场,这次你要是撑得过我五十件法宝,换我喊你祖宗,要是撑不过,你明儿大白天就开始骑马游街,喊自己是我崔东山的乖孙子一千遍!”

  蔡京神咬牙切齿道:“士可杀不可辱,你要么今夜打死我,否则休想踏足我蔡家半步!”

  崔东山一闪而逝,使了缩地成寸的术法神通,看似稀拉平常,实则迥异于寻常道家脉络,崔东山又一闪而返,回到原地,“咋说?你要不要自己抹脖子自刎?你这个当孙子的不孝顺,我这个当祖宗却不能不认你,所以我可以借你几件锋利的法宝,省得你说没有趁手的兵器自尽……”

  那家伙絮絮叨叨个没完。

  身材魁梧的老人气得整个人丹田气机,翻江倒海,煽风点火,气势暴涨。

  崔东山突然收敛笑意,眯起眼,阴恻恻道:“小王八蛋,你大概是觉得东华山一战,是老祖宗占据了书院的天时地利,所以输得比较冤枉,对吧?”

  蔡京神心湖激荡不已,就在生死大战一触即发之际,他惊骇发现崔东山那双眼眸中,瞳孔竟是竖立,而且散发出一种刺眼的金色光彩。

  蔡京神如同被一条兴风作浪的远古蛟龙盯上了。

  如芒在背。

  蔡京神迅速收敛气势,伸出一只手掌,沉声道:“请!”

  躲在那边门缝里看人的门房老人,从最早的睡眼惺忪,到手脚冰凉,再到这会儿的如丧考妣,颤颤巍巍开了门。

  崔东山大摇大摆率先跨过门槛。

  蔡京神紧随其后。

  魏羡和那头黄牛也先后走入蔡家府邸。

  门房关上门后,心中哀叹不已,好不容易躲过了这个瘟神,老祖宗在州城这边狠狠露了一手,帮着刺史大人摆平了一条狡猾的作祟河妖,才在地方上重新树立起蔡家威严,可这才几天清净安稳日子,又来了,真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,只希望接下来和气生财,莫要再折腾了。

  崔东山念叨着要一份宵夜,必须拿出诚意来,蔡京神忍了,给那姓魏的纯粹武夫要一坛州城最贵的美酒,忍,连那头小小龙门境的黄牛妖物,都要在蔡家来一栋独门独院的宅子,蔡京神不能忍……也忍了。

  蔡京神伸手驱散两个满眼好奇的府上婢女,再无旁人在场,开口问道: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干脆些!”

  崔东山一只脚踩在椅子上,一手持酒壶,一手下筷如飞,佳肴与美酒两不耽误,狼吞虎咽,含糊道:“你在大隋京城好歹当了百余年的地头蛇,与我说说看,如今谋划那桩刺杀案的蠢货,幕后主使是哪些货色,骠骑将军唐庄山、兵部右侍郎陶鹫、龙牛将军苗韧这几个,不用你说,我是知道的,但是你我心知肚明,这些家伙,还不是你们大隋庙堂和山上,真正谋划此事的幕后大佬。你知道几个就说几个,说说看。”

  蔡京神眼皮子微颤。

  崔东山丢掉一块极其美味的秘制酱鸭腿,舔了舔手指头,斜眼瞥着蔡京神,微笑道:“我允许你每说一个牵连此事的幕后人,再说一个与此事全然没有关系的名字,可以是结怨已久的山上死对头,也可以是随随便便被你看不顺眼而已的高氏宗亲。”

  崔东山打了个饱嗝,“在我吃完这顿宵夜之前,都有效,吃完后,你们蔡家就没这个机会了,可能你还不太清楚,你留在京城的那个高氏子孙,嗯,就是在国子监当差的蔡家读书种子,也是马前卒之一,读书人嘛,不愿眼睁睁看着大隋沉沦,向蛮子大骊低头俯首,可以理解,高氏养士数百年,不惜一死以报国,我更是欣赏,只是理解和欣赏当不了饭吃,所以呢,蔡京神,你看着办。”

  崔东山开始继续大吃大喝。

  蔡京神沉声问道:“我要先知道一件事,蔡丰是否真的深陷其中?!”

  崔东山讥笑道:“蔡丰的文人风骨和志向远大,需要我来废话?真把老子当你蔡家老祖宗了?”

  蔡京神满脸痛苦之色。

  别看他是一位足可傲视王侯的元婴地仙,是大隋屈指可数的仙家大供奉。

  可是荫庇家族,是人之常情的祖辈本分事,逝者先祖只能依靠玄之又玄的阴德,蔡京神这些修行有道之人,当然会拿捏好尺寸火候,既不妨碍自身修行,也要鼎力扶持那些有机会反哺家族的好苗子,至于那些子孙后裔,或是走文武仕途,或是走上修行路,光大门楣,光宗耀祖,更是职责所在。

  这百余年间,蔡家就只出了一位高不成低不就的练气士,即便不缺蔡京神的指点迷津,以及大把的神仙钱,如今仍是止步于洞府境,而且前途有限。

  所以蔡京神更多还是寄希望于那个榜眼郎蔡丰,甚至蔡丰连之后五六十年内的官场升迁、死后获赠皇帝赐下文贞之流的美谥、继而阴神显灵在某地、随之大隋朝廷顺势敕封为某座郡县城隍神祇、再大致有百余年光阴经营、一步步擢升为本州城隍,这些事情,蔡京神都已经准备妥当,只要蔡丰按部就班,就能走到一州城隍爷的神祇高位,这也是一位元婴地仙的人力之竭尽了,再往后,就只能靠蔡丰自己去争取更多的大道机缘。

  风水轮流转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凡夫俗子很难把握,可能一次错过就是一辈子再无机会,可是练气士不同,只要活得足够长久,风水总能流入自家的一天,到时候就可以用仙家秘法尽量截留在自家门内,不断积累家底,如世俗人积攒金银钱财如出一辙,就会有一个又一个的香火小人诞生。

  蔡京神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蔡丰,大好的前程不要,竟然脑子进水了,要背着自己和整个家族,掺和这么一桩谋划。

  崔东山轻轻放下筷子。

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剑来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